.今日星期一.时间8点36分
农二零一八年六月初四日 国2018-7-16日

门户882【加盟】导航883【加盟】彩导884【加盟】论坛885【加盟】资料886【加盟】生活887【加盟】军事888【加盟】其它915【加盟】
第001章 上门为婿
在我大学毕业的那年,我爸在工地上出了事,断了一条腿,躺在了医院里面,为了筹集二十万的手术费用,我和我妈到处借钱。

在我都快绝望的时候,一个电话却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我的大学同学李菲告诉我,她有办法可以帮我解决眼前的困境。

我急忙问她是什么办法,她就告诉我,她有个朋友要招上门女婿,要求我基本都符合,只要面试通过就可以。

而且她还特地告诉我,那个朋友叫江柔,家里很有钱,而且是云庭集团的高管,只要我能应聘上,彩礼钱就能支付我爸的医药费。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有些犹豫,但考虑了一晚上,我还是做下了决定。

在李菲的引见下,我第二天就和她见了面,本来我以为,会花这么多钱招上门女婿的女人,八成都是奇丑无比,可是我见了本人之后,才发现是自己错了。

江柔看起来还不到三十,穿着制服套裙,短裙下面是丝袜,紧身的衣服似乎都包裹不住她那呼之欲出的胸脯。

我偷偷地盯着她高挺的胸脯和大腿,脑子里面不停地闪着各种画面,甚至还想着跟她新婚之夜的事情。

江柔翘着二郎腿,一脸冷冰冰地看着我,面试的过程不过十分钟,我只跟她说了自己的名字,而且因为太过紧张,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

回去之后,我顿时就觉得有些懊恼,以我当时的表现,肯定是没戏了。

但让我有些惊讶的是,等到第二天,江柔竟然亲自打电话给我,说我面试通过了,还让我抽个时间,跟她去登记结婚。

我拿了她给我的二十万彩礼,付了我爸的医药费,过了几天之后,就和她在酒店里面举办了婚礼。

婚礼摆了几十桌,来的人非常多,还有不少我以前的同学,都说是我福气好,居然娶到这么一个极品富婆。

我被他们灌了很多酒,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满脑子都是待会进了洞房,跟江柔在床上翻云覆雨的场面。

所以我就有些忍不住,伸手在江柔的大腿上摸了一下。

可是江柔却丝毫不给我面子,朝我蹬了一脚,还恶狠狠地说:“我们只是假结婚,你别想碰我,今天晚上你睡楼下,不许上来。”

她骂完之后,又把我拉到旁边,说是要跟我约法三章。

我和她只是假结婚,不管是现在还是结婚以后,我都不许碰她,但是在外人和她家人的面前,我们都要装出恩爱的样子,绝不能被发现破绽。

听她说了这么多,我也有些清醒了过来,知道跟她只是假结婚,顿时就感觉非常沮丧。

江柔住在二楼,我住在楼下的小房间,这明明是我的新婚之夜,却要一个人独守空房,我感觉有些凄凉,就多喝了几杯酒。

现在我的脑子里面,全都是江柔那丰满妖娆的身段,真恨不得马上就冲到楼上去跟她云雨一番。

但我的理智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现在我也算是寄人篱下,还跟她签订了协议,就算是真有什么不满,也只能忍着。

但到了半夜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就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一看,只见一个大胖子从外面进来,然后就蹑手蹑脚地进了二楼。

这个大胖子油头肥脑,像是头猪一样,所以也非常好认,刚才我在宴会上见过他,听说是云庭集团的老板项伟强。

他这个时候跑过来,肯定没有好事,我在楼下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蹑手蹑脚地跟着他上了楼。

我走到江柔的门前,忽然听到里面传出来无比销魂的叫声,在寂静的走廊里面,显得格外刺耳。

项伟强看起来是非常着急,进去的时候,就连门都没关上。

我的心里“砰砰”直跳,小声地挪了过去,从门缝朝里面张望。

只见江柔正躺在床上,身上的婚纱早就被丢到了地上,她两条腿盘在项伟强的腰上,脸上满是销魂和迷离的表情。

项伟强也是连着喘了几口粗气,不停地撞击着江柔的身体,让江柔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娇喘。

我看着江柔那晃动的胸脯,雪白得在灯光下都有些刺眼,她抓住旁边的枕头被子,全都丢在了地上。

项伟强喘着粗气,就问江柔说:“你今天不是结婚吗,你老公呢?”

江柔却搂住了他的脖子,笑嘻嘻地对他说:“就那个乡巴佬,还想碰我呢,对了,项老板,你之前跟我说的升职的事情,可不许骗我呀。”

项伟强搂着江柔的腰,重重地挺了进去,就喘着气对她说:“放心,过几天我就给你安排。”

我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心里也感觉有一丝绞痛,有这样一个性感的老婆,我自己不能上,却便宜了这样一头死肥猪,而且还是在我的新婚之夜。

我在外面看着他们,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只能就这么看着,生怕被他们发现。

项伟强跟江柔换了好几个姿势,最后似乎是累了,就躺在了床上。

江柔就马上趴在了项伟强的身上,整张脸都埋进了他的两腿之间。

我没敢打扰他们,有些灰头土脸地下了楼,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喝闷酒。

等我第二天睡醒出房间,却发现丈母娘居然来了。

在我还没有和江柔结婚之前,她就跟我见过好几次,但是对我百般不满意,数落我是农村人,没出息。

现在看我出来之后,她马上又翻着白眼对我说:“昨天不是在刚结婚,又去哪里喝酒了,怎么满身都是酒气。”

她说完之后,又对江柔说:“看看你找的什么老公,成天喝得醉醺醺的,连房间在哪里都不知道。”

江柔也不敢违拗她妈,只能好声好气地劝了几句。

但是丈母娘却不吃这套,还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你的条件也不差,不知道你怎么看上这种人的。”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江柔根本就不想结婚,她跟我假结婚,一方面是想要应付她妈,另一方面是给她小三的身份打掩护。

丈母娘住进了家里,不管是我做什么事,她都显得不高兴,就连吃午饭的时候,都讥讽我是吃软饭的。

这个词非常刺耳,但我现在寄人篱下,根本就没有办法发泄,只能咬牙忍着。

但江柔这回却帮我解了围,说是这才刚结婚,过几天就给我在公司里面找个工作。

但丈母娘还没有就此罢休,又说我们结婚的事情,还给我们下了死命令,说是一个星期之内一定要有个孩子。

她念叨个不停,我也在心里嘀咕起来,我连她的身体都碰不到,更别说是怀孕了。

就算真是有了孩子,那我也是喜当爹而已。

一直等到晚上,我刚洗完澡,打算回我的小房间去休息,但江柔却忽然给我发了一个短信来,让我去她的房间睡觉。


2

第002章 交换条件
结婚之前,江柔还对我三令五申,说我绝对不许进她的房间,所以她现在这么说,我也有些诧异。

我正在迟疑着,她又给我发来一句:限你两分钟过来,否则后果自负。

我有些无奈,也只能急急忙忙地上了楼,就开门进了江柔的房间。

她大概是刚洗完澡,穿着睡衣,光滑的皮肤上还挂着水珠,脸上泛着些许的红晕。

我看着她睡衣下面修长的大腿,不由就想起了昨天晚上,她在床上的销魂模样。

江柔的每一寸肌肤是什么样子,她的叫声是如何的,昨天晚上,我已经全都见识过了。

所以我顿时就有些身体发热,心想江柔是不是想通了,想要跟我那个了。

但她却只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我说:“这几天我妈都在,你得跟我睡一个房间,别被她发现。”

我就问江柔说:“房间里就一张床,那我睡哪?”

江柔就指了指地上,对我说:“你睡地上。”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瞬间就泄了火,敢情她叫我上来,只是为了不被丈母娘发现。

为了不被发现,所以也不能准备多余的床铺,我只能睡在薄薄的毯子上。

虽然我冻得直发抖,可江柔却压根就不理我,躺下没多久就睡了。

我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就被冻醒了过来,房间里还有昏暗的灯光,江柔正躺在床上,应该是睡着了。

她穿的睡衣有些宽松,领口也非常大,侧过来睡觉的时候,大半个酥胸都露了出来。

我看了这一幕之后,也不由咽了咽口水,就慢慢地朝着她挪了过去。

我满脑子都是她在床上呻吟时的样子,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就慢慢地放了上去,抚摸着她那娇嫩的胸脯。

但就在我想要伸进去的时候,江柔却猛地睁开眼睛,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还来不及把手缩回来,江柔就走了起来,一巴掌狠狠地打在我的脸上。

她打完之后,还冷冷地对我说:“姓陈的,像你这种癞蛤蟆,以为有资格碰我吗?”

江柔满脸都是讥讽的表情,我被她这么数落,心里忽然爆发出一丝怒火,就猛地扑了上去,把她给按倒在了床上。

我喘着粗气,朝她低吼着说:“为什么那个死胖子可以上你,我就不能?”

听我这么说,江柔也显得有些诧异,就问我说:“昨天晚上的事情,你都看到了?”

我喘着气,一把抓住江柔的睡衣领口,就把它扯了开来。

江柔并没有穿内衣,丰满的胸膛都在我面前毕露无遗,我紧紧地盯着它们,不停地喘着粗气。

但江柔却忽然把我推到了一边,一边把睡衣穿上去,一边对我说:“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不许告诉任何人,今天的事情我不追究,但以后要是还有下次,彩礼钱我就得要回来了。”

听她说要把彩礼钱要回来,我也是浑身一个激灵,那是我爸的救命钱,都已经花掉了,就算是把我给卖了,我也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钱。

见我已经怂了,江柔这才对我说:“陈陵,你要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我养的一条狗,就要乖乖的,才会有肉吃。”

听着江柔的话,我的眼泪都在眼眶里面打转,但是仔细想想,我的确是没什么用,在我跟她结婚的时候,我就已经把自己的人格和尊严都给出卖了。

我又躺了回去,江柔也没有再追究这件事,但我想她跟项伟强的事情被我知道了,她肯定也有些顾忌,不会对我乱来的。

丈母娘来了家里之后,也一直都没有离开,为了不让她起疑,我每天晚上都和江柔睡在一个房间里面。

但过了几天之后,我才刚一下楼,就听到江柔跟丈母娘在楼下吵架。

江柔似乎也被逼急了,就对丈母娘说:“我说了肯定会生的,你不要那么着急好不好。”

但丈母娘却对她说:“这都已经多少天了,你们到底有没有把生孩子当回事,是不是要等我死了,都让我抱不到孙子。”

江柔咬了咬牙,看到我下楼之后,忽然就对她说:“不是我不想生,是陈陵他不行,不然的话早就怀上了。”

听她这么一说,丈母娘顿时就把目光转到了我的身上,朝我的裆部看了看,眼神之中除了不屑,还有鄙夷。

江柔就急忙对我说:“陈陵,你告诉我妈,是不是你不行?”

听江柔这么说,我也顿时就攥紧了拳头,我感觉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都已经彻底被她踩在脚底下了。

但是在江柔的目光逼视之下,我还是服了软,低下头对丈母娘:“大概是精子质量低吧……”

我从来就没有碰过江柔,哪来有什么行不行的事情,但我却要亲口承认这样的事情,我还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

丈母娘也叹了口气,用异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就阴阳怪气地说:“既然不行的话,那就要去看医生啊,可别害了人家。”

江柔听她这么说,就急忙对她解释:“妈,你就放心吧,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肯定会治好的。”

现在江柔还做着项伟强的情人,她根本就不可能想要怀孕,在我给她背了这个锅之后,丈母娘也没再催促我们赶紧生孩子。

等丈母娘走了之后,我又被她撵到楼下去睡,平时江柔去上班,我一个在家无聊,就出去溜溜鸟。

但江柔对我倒还算是客气,平日里的吃穿用度,都没有亏待我,也真的让我过上了小白脸的生活。

不过才过一个月,我就感觉有些厌倦这样的生活了,因为江柔的关系,我身边连个朋友都没有,平时除了大门口的门卫大爷,都没有人跟我说上几句话。

等到江柔晚上回来的时候,我在餐桌上偷偷看了她好几次,还是有些不敢跟她说清楚。

江柔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意思,就对我说:“既然你是我名义上的老公,如果有什么不满意和要求,也可以随便提,不用拘束。”

我咬了咬牙,就对她说:“我想找个女朋友……”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看到江柔的脸色都瞬间不对了,所以我急忙又加了一句:“或者给我找份工作也可以。”

江柔抬起头来看了看我,又皱了皱眉,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

这时候我的心里也非常忐忑,不知道江柔她究竟会不会答应。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江柔忽然开口问我说:“陈陵,你还是处男吗?”

“我……”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有些羞愧地点了点头。

江柔这才对我说:“那可以,用你的处男身来换自由,以后你想做什么,交多少女朋友,我都不会管你。”

听她忽然说起这个,我也不由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激动地问她:“你难道想和我?”

我盯着江柔的胸脯,甚至都已经开始在想象,跟她在床上缠绵的时候,会是什么情景。

但江柔却摇了摇头,然后对我说:“不是我,我要你帮我去诱惑一个人,然后跟她上床,只要你办成这件事,想怎么样都行。”

“啊?”我听江柔这么一说,也不由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她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3

第003章 给你奖励
但我心里还是有些犹豫,心想我还是个二十二岁的小伙子,万一江柔给我找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婆,我难道还能真的上去不成。

见我好像是有些犹豫,江柔就对我说:“你有什么要求,就尽管跟我提。”

我就对江柔说:“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人,万一是个老太婆,丑八怪怎么办?”

江柔这时候却笑了,然后对我说:“你放心,绝对不是老太婆,才三十五岁,而且保养得很好,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虽然江柔说得很动听,但我还是不太放心,谁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我就咬了咬牙,对她说:“那我还得有一个条件。”

江柔似乎是很希望我去做这件事,直接开口对我说:“你尽管提。”

我盯着江柔火辣的胸脯,就咬着牙对她说:“我想跟你睡一次。”

“想睡我?”江柔忽然笑了,笑容也显得有些暧昧。

“嗯。”我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本来我还以为,江柔不会同意,但她却直接对我说:“行,只要你能办成,我就让你睡一晚,全当是被狗给睡了。”

没想到江柔会这么轻易地同意,虽然她说话不太好听,但也让我感觉有些不太现实,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第二天的时候江柔请了假,带我出去做了个发型,又帮我买了一套西装。

站在镜子前面的时候,我都感觉眼前这个人不像是自己了。

江柔也打量了我两眼,然后对我说:“看不出来,你这个乡巴佬打扮打扮,还是能看的。”

我见江柔好不容易夸我一次,也大起了胆子,对她说:“那你要不要跟我睡一次?”

可江柔的脸色忽然就冷了下来,直接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冷冷地对我说:“让你做的事情办妥了吗?你就是我买来的一条狗,只有你有用的时候,我才会给你骨头吃,明白了吗?”

商场里面的人全都在看着我,大庭广众之下被女人打了一巴掌,我感觉很没面子,但却只能低下了头。

我在家里休息了几天,江柔就买了不少礼仪方面的书,让我多去看看,增加一下人格魅力。

这几天项伟强也来了好几次,每次都是大半夜过来,鬼鬼祟祟上楼,等到第二天凌晨才走。

有的时候我还能听到楼上传来江柔那销魂的叫声,但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却只能想象着她曼妙的身体,用自己手来解决问题。

过了几天之后,江柔就回来告诉我,她在公司给我安排了一个工作,是做宋澜的秘书。

公司里的人际关系,我都听她说得差不多了,这个宋澜就是项伟强的老婆。

不过并不是原配,而是小三上位,听说她当年也是夜场头牌,被项伟强看中包养,原配死了之后才得以上位。

江柔要我去勾搭的,也是这个宋澜,我估摸着是江柔希望我和她偷情被发现,就能名正言顺地挤掉这个原配。

在去上班之前,江柔还对我千叮万嘱千万不能让宋澜知道,我们两个是假结婚,不然的话,就让我好看。

我虽然名义上是宋澜的秘书,但我对公司的事务完全不懂,其实也就是给宋澜开车的司机。

第一次见她的面,是在她的办公室里面,见到她的时候,的确是让我有些惊艳,江柔果然没有骗我。

光是看宋澜的脸,绝对看不出来,她已经三十五岁了,脸上竟然还有些粉嫩。

她的身材也保养得很好,从骨子里面透露出一种诱人的魅惑来,才第一次看到她,我就有些无耻地起了反应。

宋澜见到我,也显得有些惊讶的样子,就走过来对我说:“没想到我新来的秘书,还是个小鲜肉呢。”

她伸手在我的胸口上摸了摸,又笑着对我说:“江经理还真是大方呢,居然舍得把自己的新婚丈夫拿来给我用。”

才第一次见面,她就对我做出这种亲密的举动来,也让我有些尴尬,就对她说:“我就是来这边工作的……”

但宋澜却笑了笑,忽然就伸手搂住了我的脖子,然后对我说:“小弟弟,姐姐问你一个问题,你可要回答我啊。”

她离我非常近,呼出的热气都扑在我的脸上,我浑身都有些燥热,又怕公司里其他人发现,急忙点头说:“宋经理你问吧。”

宋澜就直接问我:“项总这几天,是不是去你家找江经理了。”

她忽然一问这话,我的心里也是猛地一沉,岂止是找过,几乎都快要天天去了。

但我现在脑子里面也在快速运转着,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对她说:“没有,项总这种大忙人,怎么会跑到我家去呢,我都没见过他。”

但宋澜却冷笑了一声,显然是不太相信我。

她松开了我,又坐回了办公椅上,就对我说:“江柔那个贱女人,恨不得天天咬着项总上位,又怎么舍得结婚,你老实告诉我,你们俩是不是假结婚?”

宋澜抬眼看着我,眼神似乎是要把我给看穿了。

她真的不愧是当年的头牌,身上的气势强得吓人,我站在那边几乎不敢说话,身上都开始冒汗。

但我还是摇了摇头,对宋澜说:“没有,怎么可能会是假结婚呢……”

宋澜却还是不信,就笑着问我说:“以前都没听说过江柔谈恋爱,突然就结婚了,你们俩认识多久了?”

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继续对她说:“我们俩认识没多久,算是闪婚吧,主要是看对了眼,江柔她可能是觉得我床上的功夫好吧……”

在宋澜的强大压力之下,我已经开始在胡言乱语。

宋澜也没有听我多说,就直接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来,丢在桌上对我说:“这是两百万,你把实情告诉我,钱就是你的。”

一听到有两百万,我的眼睛都有些直,这可是一笔巨款,相比之下,江柔那二十万,根本就不算啥。

但我看着宋澜那张满是玻尿酸的脸,根本就看不透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而且我总觉得,要是我为这笔钱而出卖江柔,连我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所以我还是硬着头皮对她说:“实情就是这样的,我已经告诉宋经理您了。”

宋澜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挥了挥手,对我说:“行了,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审问总算是结束了,我急忙从办公室里跑了出来。

因为公司很大,我第一天来,也找不到江柔在哪里,只能发消息给她,把刚才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我还特地对她说:我为你可以连两百万都没要,你这次得好好奖励我一下。

本来我并没有抱什么指望,但江柔却回复我说:行,你回家等着,我晚上回来就给你奖励。


4

第004章 任何要求
我在公司里面,名义上是宋澜的秘书,实际上也没什么事情可做。

只有宋澜要出门的时候,我就赶紧取来钥匙帮她开车。

本来我还以为她会坐在后排,但她却直接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席上。

我扭过头看了宋澜一眼,她穿着低领的衣服,那道雪白的沟壑几乎深不见底。

宋澜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就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问我说:“看什么呢,难不成江柔还不给你看吗?”

偷看她被发现了,我也感觉有些尴尬,就急忙对她说:“哪有,她当然给我看了,我还摸了呢……”

虽然我这么说,这宋澜似乎是有些不相信我,又凑过来问我说:“你老实说,我跟江柔谁更大?”

她忽然这么问我,也不由多看了一眼,顿时就有些身体发热。

我咽了咽口水,有些艰难地说:“这个,我也不好说。”

宋澜就笑着对我说:“难道还要摸一摸,你才能知道谁更大吗?”

她一边说着,还一边把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有些敏感,顿时就起了反应,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宋澜的年纪也不算大,加上她保养得很好,再加上她那成熟知性的气质,我根本就抵挡不了她的诱惑。

宋澜低下头看了看,又笑着说:“这样就起反应了,你该不会还是小处男吧。”

她的眼神之中透着一丝狡黠,我也马上就看了出来,她这是在试探我呢。

我急忙直起了腰杆,就对她说:“是宋经理你太性感了,我每天晚上都和江柔搞好几次呢,她还说我很厉害。”

为了不让宋澜起疑,我也只能开始瞎扯起来,试图让她相信我。

一路上宋澜都在跟我聊天,在问一些我和江柔的房事,试图找到破绽,但都被我给糊弄过去了。

不过宋澜倒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对我还算是挺温和,说我不用叫她经理,叫她澜姐就可以。

本来我还不乐意,被她说了两句之后,也只能这么叫了。

一天的工作结束之后,我总算是回了家,就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全都告诉了江柔。

江柔也有些惊讶,就皱着眉说:“你真的没出卖我?连两百万都没要。”

我顿时就挺起了胸脯,对她说:“那当然了,我这次为了你,可是错过了发财的大好机会。”

江柔却显得有些不信,就揪住我的耳朵问:“我怎么不相信呢,就你这种人,会连两百万都不要?”

见她这样怀疑我,我也是肠子都悔青了,就对她说:“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明天我就去找她,把事情全都告诉她,把我的钱给拿回来。”

“你试试看!”

江柔踢了我一脚,又恶狠狠地问我说:“那个老太婆没起疑吗,你确定你把她给糊弄过去了吗?”

我就笑着对她说:“老婆……”

但还不等我说完,她又瞪了我一眼:“乱叫什么,谁是你老婆?”

我有些委屈地对她说:“我们不是都结婚了吗,怎么就不是我老婆了。”

江柔就马上骂了一句:“你再叫一声,我把你小弟弟都踢残信不信?”

我撇了撇嘴,就对江柔说:“她一直在问我跟你上床是什么感觉,我都没上过,哪里知道,要不然你今天晚上就让我上一下呗。”

“你再说一句试试?”她忽然冷冷地瞪了我一眼。

我也是觉得心里一突,只能闭上了嘴,不敢说话了。

但江柔却忽然对我说:“既然你这次没出卖我,我也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就给你一个奖励好了。”

“真的吗?”我顿时就觉得有些激动,伸手想要去抱江柔。

但江柔却直接伸手拦住了我,对我说:“不是我,你别想碰我。”

听她这么一说,我顿时就像是泼了一盆冷水,问她说:“那是什么奖励?”

江柔看了看手表,就对我说:“时间还来得及,跟我来吧。”

看江柔这么神秘兮兮的,我心里也有些奇怪,心想她又在搞什么鬼。

但江柔已经走到了门口,还转过来对我说:“还不快来,磨蹭什么?”

虽然我感觉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问,就跟着她上了车。

开了好一段路之后,她才把车给停了下来,我走出来一看,就看到旁边是一个叫“海天会所”的地方。

这还是我第一次到这种高端会所来,还在这边发愣,江柔就对我说:“乡巴佬,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

我回过神来,就跟着她走了进去。

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我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是江柔进去之后,还有人管她叫江经理,似乎这边也是云庭集团的产业。

江柔交代几句之后,就有服务员把我带进了包间里面,让我在这里等着。

我坐在床上,也不知道江柔究竟想要干什么,觉得非常紧张。

直到外面传来敲门声的时候,我才喊了一句:“江柔,是你来了吗?”

但是门被打了开来,走进来的却是一个陌生女人。

她看起来二十出头,一头长发披散在肩膀上,脸上化着淡妆,粉色的红唇看起来性感而又妖媚,一切都是那么恰到好处。

一看到她,我也是顿时就愣了一下,站在那边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她穿着白色的制服,低领的衣服让她的酥胸都露出大半,走路的时候,甚至还能看到轻轻的晃动。

即便是灯光有些发暗,白色的衣服却将她的皮肤衬托得格外雪白。

她走到了我的面前,就低下头,小声对我说:“我叫小荞,是江经理让我来陪你的。”

“江柔吗?”

我慢慢地回过神来,身体也开始发热,就对她说:“我过去找她问问。”

我感觉有些难堪,快步朝着外面出去,想要赶紧从这里逃走。

可是小荞却忽然从后面抱住我,那丰满的酥胸都贴在了我的背上,让我身体瞬间僵硬了起来。

她靠在我的肩膀上,就用嘶哑的声音说:“江经理说了,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女人,我会满足你任何的要求……”


5

第005章 亲密接触
她火热的身躯贴在我的身上,感觉就快要把我融化一样。

这时候我也根本就把持不住,只能对她缴械投降。

她拉着我坐在了床上,然后蹲了下来,抬起头看着我。

她眼神里的魅惑就好像是狐狸一样,毫不遮掩地向我传递着她的需求。

“小荞……”我喘息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她忽然就直起身来,像是狐狸一样,向我的身上扑了过来,将我的身体压在了身上。

这还是我第一次和女人有这样的接触,身体完全不听使唤,除了发热之外,已经没有了其他的感觉。

小荞的手指就像是灵活的猫咪,在我的身上来回游走。

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我感觉神魂颠倒。

她的长发披散下来,盖在了我的脸上,我瞪大眼睛看着她,只见她的脸离我越来越近,娇艳的红唇也朝着我贴了过来。

她亲吻着我的嘴唇,问我说:“你不是江经理的老公吗,该不会还是第一次吧?”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但我知道,小荞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回答。

她拉住我的手,让我环住她的腰。

接下来,小荞就慢慢地解开了她胸前的纽扣,我看着制服从她雪白的肌肤滑落,瞬间就屏住了呼吸。

虽然我也见过江柔的身体,可是那种感觉根本不同。

当时江柔是在别人的床上,可是眼前的小荞,却只属于我。

我伸出了手,握住了那团炙热的柔软。

小荞就像是温顺的小猫一样,压在我的身上,用火热的红唇堵住我的嘴,让我什么都不要问。

这时候我躺在床上,将身体完全交给了小荞。

她那火热的身体不断地冲击着我,这种女人所带来的强烈快感,是我以前一直都在幻想的。

而现在真正得到之后,我才知道,真实的感受远远比幻想更加的火热而强烈,让人难以把持。

小荞轻轻地喘息着,又靠在我耳边问:“想要换个姿势吗?”

她的声音很软,热气都呼在我的耳朵里面。

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浑身愈发燥热,直接翻身骑在了小荞的身上。

刚才我只是被动地享受小荞给我带来的快乐,可现在我却想要在她的身上尽情掠夺。

这种掠夺使我觉得快乐,小荞躺在床上,喉咙里不停地喘息着,脸上也全是满足的表情。

我的眼睛都有些发红,看着小荞的那张脸,甚至有一瞬间,我感觉躺在床上的人,就是江柔。

火热的汗水从我们身上滑落,我感觉两个人的身体已经完全融化在了一起。

在山洪暴发之后,我顿时就长出了一口气,趴在了小荞身上,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小荞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她,我们又彼此亲吻着,但却什么都没有说。

大概过了五分钟之后,小荞才从床上起来,对我说:“我先走了。”

我还有些舍不得她,就对她说:“不是说好是今晚的吗?”

小荞就笑着对我说:“你是江经理的老公,就不要让我为难了。”

我愣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只能让她离开了。

现在看来,江柔说要给我的好处,就是让小荞陪我睡觉。

虽然小荞已经走了,但我却还是久久不能平静,脑海里面全都是刚才的感觉。

可我想的更多的,还是如果换成江柔的话,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正在想着,门却忽然被打开了。

我被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却发现是江柔进来了。

我就急忙对她说:“你进来干什么,我还没有穿衣服呢。”

跟她说完之后,我就马上把衣服拿过来,手忙脚乱地穿了起来。

但江柔看了我一眼,却冷笑着说:“看来刚才的战况很激烈啊,床都湿了。”

我被她说的有些难堪,也只能对她说:“这就是你说的奖励吗,就算你不能亲自上阵,也不至于找个小姐来敷衍我吧。”

但江柔却闷哼了一声,然后对我说:“你知道什么,小荞可是海天头牌,外面有多少大老板,花钱都见不了她一面,你居然得了便宜还卖乖。”

虽然她这么说,但我还是嘟囔着说:“反正我不管,不能这样。”

江柔似乎也是懒得跟我多说,就对我说:“等再过一阵,我给你安排几个模特,或者三线女明星,这总可以吧?”

我急忙问她:“长得好看吗,身材怎么样?”

江柔有些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女模特女明星,你自己说呢?”

我已经穿好了衣服,就急忙跳下床,对她说:“这是你说的,你可别反悔。”

江柔也懒得跟我多说,见时间不早了,就催着我赶紧回家去。

我就对她说:“反正我们又不睡一张床,你急着让我回去干嘛?”

江柔也来了脾气,就对我说:“那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吧。”

我看她真的直接就走了,也只能赶紧跟了上去。

第二天我去上班之后,为了打消宋澜对我的试探,就当着她的面,点开了江柔发给我的语音。

“老公,你昨天晚上你好厉害呀,人家到现在腿还酸呢,说好今天晚上我要在上面呢。”

手机里传出来江柔发嗲的声音,连我都觉得有些尴尬,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说出来的。

我就急忙对宋澜说:“澜姐,对不起,我忘记关静音了。”

但宋澜却显得很淡定,摆着手说:“没事,新婚燕尔都是这样的,没看出来你这么厉害,姐姐我也想试试呢。”

她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已经有些魅惑,我顿时就觉得有些尴尬,低着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但宋澜却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咋了,你还害羞吗,难道还看不上姐姐了?”

我急忙摇了摇头,对宋澜说:“没有没有,澜姐你长得很漂亮。”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在看到她那火热的目光时,我也不由低下了头。

她一直都在挑逗我,而且听她这话里的意思,似乎是要跟我在办公室里就……

我正在胡思乱想着,宋澜却忽然开口对我说:“干什么呢,还不去开车,姐姐今天带你出去好好玩玩。”
发帖 版务 精华 专题 排行
暂无记录!
搜索 今日 日志 在线 监狱
返回上级 返回首页
顶部搜索双网彩版留言
友链大图网站资料加盟
爱意:www.a1a1a1a1a1.top16---20

港彩: ICP证:0 8 2---00059529153号
報時::08:36:19粤ICP备:158999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