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星期五.时间15点22分
农二零一七年腊月初三日 国2018-1-19日

下午好!游客24612
登录 注册 皮肤 语言 机型


小何,山东人。从部队退伍回家后也没有找到什么正经工作,成天就是在社会上瞎混,他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但却嗜赌如命。想赌得有本钱,他就去骗自己的爹妈,爹妈都是老实巴交的上班族,骗来骗去也没几个钱让他折腾,

于是他就去亲戚和战友家骗钱,到最后该骗的都骗完了,人人防着他,见面如同见到瘟神一样。在2014年的某一天,这个一直骗人的家伙终于被人骗了。

经历了一场让他终身难忘的事。那天他还像往常一样来到了一个地下赌场,虽然没钱赌,但是看看别人赌过过眼瘾也是好的,最好是碰上运气好有大户赢多了顺便再给他几十块喜钱。那天的赌局很平淡,

没什么大输赢,一帮子赌鬼闲着没事就拿小何开心,他们问小何,你看你在场外看的都那么准,搞点钱自己上来押几把啊。小何尴尬的摇头说没带钱不玩。

他们嘲笑小何说回家把房子卖了过来赌啊,卖一套赢两套。小何摇头说卖个屁,房子是我爹妈的,我想卖也卖不掉。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等牌局人走的差不多时一个叫龙哥的人拍拍小何的肩膀说,走,还没吃饭吧,哥哥我今天赢到钱了请你吃饭去,有免费的酒喝小何正是求之不得,想都没想就和龙哥走了。

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还是评论一下好,以免关系生疏,日后不好借钱!在酒桌上龙
5555555555555555
哥和小何描述了另外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赌场,地点在缅甸。去国外赌钱?这对小何来说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龙哥好口才,在他的嘴里缅甸赌场成了金矿,上个月哪个哪个在那里赢了50万,上上个月哪个哪个又在那里赢了30万。反正经过龙哥的三寸不烂之舌缅甸赌场已经成了人间天堂。这对小何这种滥赌狗来说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但是去任何一个地方赌你都需要本钱啊,

没有本钱你赌个屁啊?小何听的再天花乱坠也只有流口水的份。龙哥火候把握的很好,他早就看出来小何没钱了。于是他说我这个月还要去那里赌一次,要不咱俩一块去,

你去开开眼界也好。小何憋了半天才说:我,我,我,我最近手气黑,输的多了,现在身上没钱啊。龙哥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点点头说,其实我和那里赌场几个管理员关系不错,你要真想去的话我问问看,能不能先借你一点玩着。小何问:那利息高吗?龙哥哈哈大笑,都是朋友,都是老乡,谈什么利息啊?

你先拿着玩,真是运气不好输掉了我去打个招呼,把账记着,以后回来慢慢还就是了,不着急的。小何听到这里眼睛都要闪光了,龙哥火候把握的很好,拿出手机对小何说你先等下,我打个电话问问去,如果能行咱俩就过去。电话里龙哥说个不停,过了一会儿龙哥放
44444444444444444444444
下电话告诉小何,谈妥了,没问题。小何端起酒杯对龙哥说谢谢龙哥,来,干杯。后面的事就简单多了,龙哥留下了小何的手机号码,大概一个星期后龙哥告诉小何机票买好了,带上身份证,明天就去缅甸。小何兴奋的一夜没睡,告诉爹妈自己要去外地上班挣点钱,可怜他爹妈信以为真,

还给他准备了一大包换洗衣服和新蒸的包子。他就这样在机场和龙哥碰头了,然后两个人坐上了去昆明的飞机凌晨,小何和龙哥到了昆明的长水机场,这时龙哥开始联系缅甸那里的赌场经济人了。一阵简短的交流后,龙哥带着小何和另外一个也是从山东来的赌狗一起走出了机场坐上了出租车,龙哥和出租车司机说了句什么,

司机就出发了,一路上七绕八拐的,还没等小何仔细欣赏完昆明的夜景就被出租车带到了郊区,昆明2环附近。在那里他们找了家最便宜的旅馆住下了,还吃到了传说中的云南米线。可能小何是北方人吃不惯那玩意,反正用他的话来说,很难吃很难吃。第二天中午,旅馆里又来了几个人,也是从全国各地被龙哥这样的人物骗来的赌狗,两个广东的,一个河北的。

注意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首先他们都是赌狗,其次他们都[续:]其次他们都是那种很穷很穷的赌狗,家里已经被赌的家徒四壁,债台高筑了,都和小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何一样希望能在缅甸靠赌场签码可以大赢一场,然后翻身做人。带着这样的梦想他们上路了,

坐一辆破车上了高速公路。大约开了四五个小时,车子停在了一个叫普洱南的地方,这一票赌狗下来换车,这次车子把他们送到了中缅边界一个叫孟连的地方。

路上遇到了一次警察查车,小何用龙哥教他们的话说自己是来旅游的,轻松骗过了警察。大约又过了七八个小时,车子到了孟连 丑的要整容是我: 孟连是关卡,那边有条河,可以直接过去,有竹筏缅甸人带你过去,

一路上小何感觉很好奇,一路上房子都很矮小,好多房子上都装饰着大大的孔雀,很漂亮的南方建筑,这在北方是看不到的。从孟连开始他们这一群赌狗就没有汽车再坐了,龙哥联系了几辆摩托车送他们,因为都是又窄又烂的环山路,汽车确实没有摩托车灵活。

摩托车绕来绕去把他们带到了中缅边界线200号 送小何的那个摩托车驾驶员是一个典型的南方农民,因为语言的关系小何和他沟通很困难。好不容易他才弄明白小何是去缅甸那里签单赌钱的。摩托车司机这时停了下来,

看了身后的小何一眼,想说什么,但又没说,叹了口气从身上拿出一包烟自己抽了一根,又递给小何一根。又看了看小何,摇摇头,载着小何继续走了,小何给颠簸的摩托车绕的头晕
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

目眩,半山腰回头再看,中国界内一块大大的路牌写着:芒信人民欢迎您!

一个多月后当小何再看见这块路牌时已经几乎是两世为人了 ,绕过一片甘蔗林后前面出现了一个很陡峭的坡子,摩托车是上不去了,小何只好下来步行,因为路上抽烟耽误了时间,所以小何他们走在了最后面。摩托车司机告诉他,上了山坡后有一条很浅很小的河沟,跨过去就是缅甸了。快点去吧,当心有边防巡逻队出没。小何跨过了河沟,心里百感交集,

人家出国旅游都是飞机坐着,旅行箱拿着。可他这次出国呢?只有手上的一个破塑料袋,里面装着父母给准备的换洗衣服和几个包子。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身上只有100多块的现金。这个蠢货到现在还没有清醒,头脑里还做着在缅甸赌场大杀四方,赢个盆满钵满然后衣锦还乡的美梦。其实,当时他只要稍微有一点正常思维都应该能想到一个问题:你一分钱没花,赌场花钱让你坐飞机,住旅馆,一路上负责你的吃喝住行,然后千里迢迢把你接过去再借给你钱,让你赢赌场的钱。这可能吗?天底下有这种好事吗?只要小何当时能考虑到这个他应该是能感觉到什么的。可惜我说过,赌狗一旦和赌挂上了钩那智商绝对就是负数了。小何不是白痴,不是傻子,在缅甸赌场里搏杀的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没有一个是傻子,可不是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傻子为什么又看不穿这个呢?很简单,

被赌弄昏了头脑[续:]过了界之后的道路要好走多了,小何没走多远就看见一条公路,龙哥和那几个赌狗都在一破面包车前等着小何。看见小何到了他们就陆续上车了,车上一个中年男子自我介绍说他就是赌场的经济人,现在送他们去赌场见老大。

龙哥和经济人说了几句后并没有上车,小何坐车里问他怎么不一起去,龙哥说你们先去,我还要再接几个人,随后就来。这是小何最后一次看见龙哥了。

随后车开了几十公里把他们接到了一个叫勐平的小县城里。如果不是汽车牌照的不同的话,你一定会以为这里是中国的某个县城。到处是中文标识的店铺和商户,街上人来人往也都是说中文,手机是中国移动的信号,消费用的是人民币。一切都和中国一样。只是汽车牌照不同和方向盘在右边。

所谓的老大小何他们并没有见到,而是来了个胖胖的女人把小何他们这些赌狗带出了赌厅,在边上一个小房间里,胖女人坐在一个办公桌后面问小何他们,怎么样?想不想在这里赌?这其实是废话,

不想谁会过来呢?想赌是不是?没钱是不是?好说,这样吧,把身份证放在这里,然后我说一句你们自己在纸上写一句,实际上写的都是借条。胖女人问了小何的家庭情况后,答应放10万的筹码给小
77777777777777777777br]何。我的天,小何长这么大还没有用过10万这么多的筹码去赌啊,小何看到10万的码想都没想就签了单。并不是这些赌狗都像小何那样毫无警惕性的,

和小何一起来的同是山东的那个赌狗就很警惕,他对胖女人说家里下午打电话过来有点急事要回去,可能不能赌了,他想走,胖女人笑了,想走?可以啊,你这一路的吃喝住行都是我们给你花费的,想走就请留下5000块的路费你再走吧。那个赌狗身上摸了半天也就1000块左右,这是肯定不够的,胖女人接着开导他,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你上去赌两把,赢了钱把路费还给我们,

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签些码吧,没事的。有码就可以赌了,去赌就可以赢了,就这样那个山东赌狗挡不住众人的劝说也签了10万 到凌晨的时候,

小何他们这一票赌狗很多人都损失过半,一个广东赌狗提议大家回酒店休息吧,今天运气不好,明天咱们再来吧。于是陆陆续续有赌狗回去休息了,小何走的比较迟,他注意到等他们这些赌狗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那些其他在赌场里参赌的人也都陆陆续续走了。原来这些人是专门陪衬这些赌狗的,小何似乎明白了这些人是赌场的赌托。 到了第二天中午,

这一票赌狗大部分都输完了,小何几百几百的打居然也输了块5万了。输光的赌

8888888888888888888
狗被看单的小弟带走了,小何感觉到情况不对了,他就是再傻也看出不对头了。再赌下去到晚上被带走的就是他了。于是他决定不赌了,带着5万剩下的码和小弟说,我不玩了,退码给你们吧。小弟呵呵笑着说,退码?可以啊,退十万吧,你签的是十万的单,你退五万怎么可能? 小何问:那怎么办?小弟说没事没事,再来几把,运气好了能打翻上来的,到时候再退码不迟。小何还在犹豫,小弟突然从小何盆里拿出一个三千的码一把押在闲上,大喊开,小何还没反映过来就被庄7闲6给杀了。这下小何想不赌都不可能了,只能接着赌了,而且经过小弟这一下后小何也不可能再用小码押了,开始一千两千的下注了。这样就快多了,不到下午三点,小何也打光了 赌场给骗来签单的赌狗准备了以下几个地方,分别是催单房,逼单房,死单房,水牢!这些地方的作用只有一个,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折磨你,虐待你,让你家里打款过来赎你。小何输光了最后的筹码后被称为掉单。他被胖女人和手下的小弟带出了赌场,一个小弟去酒店把他的随身物品取了出来,然后押着他坐上了一辆破面包车,在面包车里,胖女人用一件破衣服盖住小何的脑袋,不让他看外面的路。然后车子一路狂奔带着他离开赌场,大约开了半个小时后车停了
9999999999999999999999
下来,在一个山坡上几所破民房边上停住了。胖女人一声令下,两个小弟架着小何走进了房子,房子是三层楼的结构,第一层是看单小弟睡觉休息做饭的地方,小何被带到了2楼,这里就是催单房,打开防盗门后,里面[续:]过了界之后的道路要好走多了,小何没走多远就看见一条公路,龙哥和那几个赌狗都在一破面包车前等着小何。看见小何到了他们就陆续上车了,车上一个中年男子自我介绍说他就是赌场的经济人,现在送他们去赌场见老大。龙哥和经济人说了几句后并没有上车,小何坐车里问他怎么不一起去,龙哥说你们先去,我还要再接几个人,随后就来。这是小何最后一次看见龙哥了。随后车开了几十公里把他们接到了一个叫勐平的小县城里。如果不是汽车牌照的不同的话,你一定会以为这里是中国的某个县城。到处是中文标识的店铺和商户,街上人来人往也都是说中文,手机是中国移动的信号,消费用的是人民币。一切都和中国一样。只是汽车牌照不同和方向盘在右边。 所谓的老大小何他们并没有见到,而是来了个胖胖的女人把小何他们这些赌狗带出了赌厅,在边上一个小房间里,胖女人坐在一个办公桌后面问小何他们,怎么样?想不想在这里赌?这其实是废话,不想谁会过来呢?想赌是不是?没钱是不是?好说,这样吧,把身份证放在这里,然后我说一句你们自己在纸上写一句,实际上写的都是借条。胖女人问了小何的家庭情况后,答应放10万的筹码给小何。我的天,小何长这么大还没有用过10万这么多的筹码去赌啊,小何看到10万的码想都没想就签了单。并不是这些赌狗都像小何那样毫无警惕性的,和小何一起来的同是山东的那个赌狗就很警惕,他对胖女人说家里下午打电话过来有点急事要回去,可能不能赌了,他想走,胖女人笑了,想走?可以啊,你这一路的吃喝住行都是我们给你花费的,想走就请留下5000块的路费你再走吧。那个赌狗身上摸了半天也就1000块左右,这是肯定不够的,胖女人接着开导他,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你上去赌两把,赢了钱把路费还给我们,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签些码吧,没事的。有码就可以赌了,去赌就可以赢了,就这样那个山东赌狗挡不住众人的劝说也签了10万 到凌晨的时候,小何他们这一票赌狗很多人都损失过半,一个广东赌狗提议大家回酒店休息吧,今天运气不好,明天咱们再来吧。于是陆陆续续有赌狗回去休息了,小何走的比较迟,他注意到等他们这些赌狗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那些其他在赌场里参赌的人也都陆陆续续走了。原来这些人

===========================================

是专门陪衬这些赌狗的,小何似乎明白了这些人是赌场的赌托。 到了第二天中午,这一票赌狗大部分都输完了,小何几百几百的打居然也输了块5万了。输光的赌狗被看单的小弟带走了,小何感觉到情况不对了,

他就是再傻也看出不对头了。再赌下去到晚上被带走的就是他了。于是他决定不赌了,带着5万剩下的码和小弟说,我不玩了,退码给你们吧。小弟呵呵笑着说,退码?可以啊,退十万吧,你签的是十万的单,你退五万怎么可能? 小何问:那怎么办?小弟说没事没事,再来几把,运气好了能打翻上来的,到时候再退码不迟。小何还在犹豫,小弟突然从小何盆里拿出一个三千的码一把押在闲上,大喊开,小何还没反映过来就被庄7闲6给杀了。这下小何想不赌都不可能了,只能接着赌了,而且经过小弟这一下后小何也不可能再用小码押了,开始一千两千的下注了。这样就快多了,不到下午三点,小何也打光了 赌场给骗来签单的赌狗准备了以下几个地方,分别是催单房,逼单房,死单房,水牢!这些地方的作用只有一个,

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折磨你,虐待你,让你家里打款过来赎你。小何输光了最后的筹码后被称为掉单。他被胖女人和手下的小弟带出了赌场,一个小弟去酒店把他的随身物品取了出来,然后押
着他坐上了一辆破面包车,在面包车里,胖女人用一件破衣服盖住小何的脑袋,不让他看外面的路。然后车子一路狂奔带着他离开赌场,大约开了半个小时后车停了下来,

在一个山坡上几所破民房边上停住了。胖女人一声令下,两个小弟架着小何走进了房子,房子是三层楼的结构,第一层是看单小弟睡觉休息做饭的地方,小何被带到了2楼,这里就是催单房,打开防盗门后,里面[续:]有几张架子床,一群赌狗被逼着蹲在那里,手铐铐在床边,低着头一言不发。

小弟把小何推进去然后大吼一声蹲到床边去,小何不敢说什么,蹲到了床边,小弟过来给他带上手铐。然后就出去了,一个小弟手上拿一根狼牙棒坐在赌狗中间看着他们。 小何等一帮输光了的赌狗被押在催单房里,到了晚上7点左右进来了几个小弟,


其中一个手上拿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众赌狗的手机,小弟把手机拿出来发还给每个人,然后让他们挨个的打电话和家里要钱还单。必须用免提打,小弟在一边听着。结果一圈电话打下来没有一个赌狗要到钱的,

有的家里以为是诈骗电话,没讲两句就挂了,有的以为是自己家人被骗进了传销在电话那头叫着要报警,还有的可能是家里真是赌成空空如也,说了半天也没钱打过来。小弟对这种结果似乎并不感到吃惊
和愤怒,也可能是他们见这种情况见的比较多了吧。[续:]有几张架子床,一群赌狗被逼着蹲在那里,手铐铐在床边,低着头一言不发。

小弟把小何推进去然后大吼一声蹲到床边去,小何不敢说什么,蹲到了床边,小弟过来给他带上手铐。然后就出去了,一个小弟手上拿一根狼牙棒坐在赌狗中间看着他们。 小何等一帮输光了的赌狗被押在催单房里,到了晚上7点左右进来了几个小弟,其中一个手上拿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众赌狗的手机,小弟把手机拿出来发还给每个人,然后让他们挨个的打电话和家里要钱还单。必须用免提打,小弟在一边听着。结果一圈电话打下来没有一个赌狗要到钱的,

有的家里以为是诈骗电话,没讲两句就挂了,有的以为是自己家人被骗进了传销在电话那头叫着要报警,还有的可能是家里真是赌成空空如也,说了半天也没钱打过来。小弟对这种结果似乎并不感到吃惊和愤怒,也可能是他们见这种情况见的比较多了吧。[续:]等众人打完电话后,小弟开始打电话给老大了,把没要到钱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下,老大在电话里说了两句后几个小弟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几个小弟从楼上的逼单房里拖进来一个人,

下楼梯的时候还是几个人架着的,等到走廊里以后就一直在地上拖着这位,直到拖进了
小何他们的房间里,往众赌狗的面前一扔,扔的位置离小何很近,小何就看了一眼差点吓尿了,只见这位脸已经被打的变形了,都看不出原来的长相了,张着嘴喘粗气,嘴里没有一颗牙,全被拔光了,头顶部分没有头发,只有血肉模糊的一片,是连头发带头皮一起被硬拔了下来。最可怕的是两条膀子,被活生生的拧了一圈,手掌外翻在那不停的抖动着。 这时那个在赌场里给赌狗们放单的胖女人走了进来,拿个凳子往中间一坐,地上躺着那位被她一脚踩住。一个小弟走过来给胖女人点了一支烟,胖女人一声不响的把烟抽了一半,然后把烟往地上那位的身上一扔开始讲话了:自古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我们对大家都不错,让大家吃好玩好,我是想和你们大家交个朋友啊,可你们却到我这里来骗单,

想骗我的钱,这怎么能行呢?胖女人指了指地上那位继续说:这位朋友骗了我10万,想赖账,我其实无所谓,10万就10万,我不在乎啊,可我答应了我手下的这群兄弟也不能答应啊。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欠债不还在我们这里是不可能的。我劝大家还是赶紧和家里要钱来还单吧,三天过后要是我看不到钱进账的话,到时候兄弟们把你们押进逼单房里我也没办法了。胖女人说完就走了,几个小弟押着地上那位也走了,

房间里留下一个小弟拿着狼牙棒继续看住这些赌狗[续:]等众人打完电话后,小弟开始打电话给老大了,把没要到钱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下,老大在电话里说了两句后几个小弟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几个小弟从楼上的逼单房里拖进来一个人,下楼梯的时候还是几个人架着的,等到走廊里以后就一直在地上拖着这位,直到拖进了小何他们的房间里,往众赌狗的面前一扔,


扔的位置离小何很近,小何就看了一眼差点吓尿了,只见这位脸已经被打的变形了,都看不出原来的长相了,张着嘴喘粗气,嘴里没有一颗牙,全被拔光了,头顶部分没有头发,只有血肉模糊的一片,是连头发带头皮一起被硬拔了下来。最可怕的是两条膀子,被活生生的拧了一圈,手掌外翻在那不停的抖动着。 这时那个在赌场里给赌狗们放单的胖女人走了进来,

拿个凳子往中间一坐,地上躺着那位被她一脚踩住。一个小弟走过来给胖女人点了一支烟,胖女人一声不响的把烟抽了一半,然后把烟往地上那位的身上一扔开始讲话了:自古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我们对大家都不错,让大家吃好玩好,我是想和你们大家交个朋友啊,可你们却到我这里来骗单,想骗我的钱,这怎么能行呢?胖女人指了指地上那位继续说:这位朋友骗了我10万,

想赖账,我

其实无所谓,10万就10万,我不在乎啊,可我答应了我手下的这群兄弟也不能答应啊。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欠债不还在我们这里是不可能的。我劝大家还是赶紧和家里要钱来还单吧,三天过后要是我看不到钱进账的话,

到时候兄弟们把你们押进逼单房里我也没办法了。胖女人说完就走了,几个小弟押着地上那位也走了,房间里留下一个小弟拿着狼牙棒继续看住这些赌狗[续:]等胖女人出去后,众赌狗也确实被吓住了于是纷纷要求看守小弟再让他们和家里打电话要钱,小弟同意了,拿着棍子在那看着他们轮流打电话回家。

小何打给了家里的父母,父母还是不相信,儿子去国外赌博欠下生死债务,这对小何老实巴交的父母来说无异于是不可想象的天方夜谭一般,怎么也不可能接受这个事实的。而且小何也知道家里的情况,即使父母真相信了恐怕也是凑不齐这十万的欠款的。家里早就被他赌的家徒四壁了,亲戚看着他家都躲着走,

你让他家里上哪弄10万去?小何这时候想起带他来这里的龙哥了,龙哥当时不是告诉他输了也没事,他和这里赌场关系好,他去说一下以后回来凑到钱了再慢慢还吗?于是这个傻子在给家里打电话无效后开始打电话给龙哥了。好不容易电话通了,

小何把自己在这里的情况告诉了龙哥,龙哥
连听都没听他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小何无奈只好和看守小弟求情说,能不能让他去和胖女人说一下,就说自己是龙哥的朋友,让他回山东后慢慢凑钱还给赌场,小弟听他说完哈哈大笑,骂他说你个傻逼,什么龙哥不龙哥的,你们一过来那个什么龙哥就从你们每个人头上拿了一万块钱了,钱就是我们老大给的,你找龙哥?哈哈哈,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赶快找家里要钱吧[续:]等胖女人出去后,众赌狗也确实被吓住了于是纷纷要求看守小弟再让他们和家里打电话要钱,小弟同意了,拿着棍子在那看着他们轮流打电话回家。小何打给了家里的父母,父母还是不相信,

儿子去国外赌博欠下生死债务,这对小何老实巴交的父母来说无异于是不可想象的天方夜谭一般,怎么也不可能接受这个事实的。而且小何也知道家里的情况,即使父母真相信了恐怕也是凑不齐这十万的欠款的。家里早就被他赌的家徒四壁了,

亲戚看着他家都躲着走,你让他家里上哪弄10万去?小何这时候想起带他来这里的龙哥了,龙哥当时不是告诉他输了也没事,他和这里赌场关系好,他去说一下以后回来凑到钱了再慢慢还吗?于是这个傻子在给家里打电话无效后开始打电话给龙哥了。好不容易电话通了,小何把自己在这里的情况告诉了龙哥,龙哥连听都

没听他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小何无奈只好和看守小弟求情说,能不能让他去和胖女人说一下,

就说自己是龙哥的朋友,让他回山东后慢慢凑钱还给赌场,小弟听他说完哈哈大笑,骂他说你个傻逼,什么龙哥不龙哥的,你们一过来那个什么龙哥就从你们每个人头上拿了一万块钱了,钱就是我们老大给的,你找龙哥?哈哈哈,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赶快找家里要钱吧[续:]众赌狗被吓的瑟瑟发抖,小弟一边打那人一边问,还不还钱?你妈逼的还不还钱?

那人被打的连喊疼都喊不出来了,哪里还能答话?小弟问话其实是问给这些赌狗听的。终于小弟打累了,停下了手,坐在那里喘气。一个赌狗说,我我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要要要钱。小弟一皮带抽上去,这个赌狗脸上多了条血痕。小弟骂到:你妈逼的说话没规矩,这里要说话先要喊报告。那个赌狗捂着脸不敢喊,半天后说:报报报告,我想给家里再打个电话要钱。小弟点点头,随后又问其余的人,谁还想打电话的?众人一起喊报告我打,我打 一圈人电话打完,在各种哀求和小弟的呵斥声中,终于又有几家同意打钱过来了,

到最后没答应打款过来的只有小何和另外一个广东仔了。小弟这时候拿过来两碗干辣椒磨的辣椒粉对小何还有那个广东仔说,我看你们是不知道死活啊,来,老子今天也打累了,给你们玩点新花样吧,你们俩个比赛吃辣椒,谁输了谁挨20皮带。小何和那个广东仔跪在那里一人手上拿一碗辣椒粉吓的不知所措。小弟一人给他们几皮带,骂到:不吃?不吃马上喊人进来把你们吊起来。小何和那个广东仔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在那吃,怎么可能吃下去呢?

刚吃两口两个人就被呛的咳嗽不止,一口也不能再吃了。小弟递给小何皮带指着广东仔对他说你去打他,20皮带不许少,小何硬着头皮拿起皮带不知如何是好,小弟飞起一脚把跪着的小何踹翻,骂道:你不打他我就打死你,快打,照死里用力打。[续:]众赌狗被吓的瑟瑟发抖,小弟一边打那人一边问,还不还钱?你妈逼的还不还钱?那人被打的连喊疼都喊不出来了,

哪里还能答话?小弟问话其实是问给这些赌狗听的。终于小弟打累了,停下了手,坐在那里喘气。一个赌狗说,我我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要要要钱。小弟一皮带抽上去,这个赌狗脸上多了条血痕。小弟骂到:你妈逼的说话没规矩,这里要说话先要喊报告。那个赌狗捂着脸不敢喊,半天后说:报报报告,我想给家里再打个电话要钱。小弟点点头,随后又问其余的人,谁还想打电话的?众人一起喊报告我打,我打 一圈人电话打完,在各种哀求和小弟的呵斥声中,终于又有几家同意打钱过来了,到最后没答应打款过来的只有小何和另外一个广东仔了。小弟这时候拿过来两碗干辣椒磨的辣椒粉对小何还有那个广东仔说,我看你们是不知道死活啊,来,老子今天也打累了,

给你们玩点新花样吧,你们俩个比赛吃辣椒,谁输了谁挨20皮带。小何和那个广东仔跪在那里一人手上拿一碗辣椒粉吓的不知所措。小弟一人给他们几皮带,骂到:不吃?不吃马上喊人进来把你们吊起来。小何和那个广东仔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在那吃,怎么可能吃下去呢?刚吃两口两个人就被呛的咳嗽不止,一口也不能再吃了。小弟递给小何皮带指着广东仔对他说你去打他,20皮带不许少,小何硬着头皮拿起皮带不知如何是好,

小弟飞起一脚把跪着的小何踹翻,骂道:你不打他我就打死你,快打,照死里用力打。
小何只好举着皮带抽广东仔。小弟在一旁数着,抽够20下后小弟让小何把皮带递给广东仔,接着对广东仔说,你也打他20下。广东仔不敢违抗,从地上爬起来后拿着皮带开始抽小何,小何脸被抽到后用手护脸,小弟骂他:不许挡住脸,敢挡住脸就再多抽20下。终于打完了,小弟问小何和广东仔,到底还不还钱。广东仔哭着说,别打了,我还我还。小弟飞起一脚,骂到,你看你个怂样,还敢哭,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赶快打电话要钱 广东仔这次是真玩命的在电话里哭喊着要钱了,可是结果是家里找人借了半天才凑了一万多,答应明天打过来。到目前为止家里没打钱过来的就只有小何一个人了。[续:]小何只好举着皮带抽广东仔。小弟在一旁数着,抽够20下后小弟让小何把皮带递给广东仔,接着对广东仔说,你也打他20下。广东仔不敢违抗,从地上爬起来后拿着皮带开始抽小何,小何脸被抽到后用手护脸,小弟骂他:不许挡住脸,敢挡住脸就再多抽20下。终于打完了,小弟问小何和广东仔,到底还不还钱。广东仔哭着说,别打了,我还我还。

小弟飞起一脚,骂到,你看你个怂样,还敢哭,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赶快打电话要钱 广东仔这次是真玩命的在电话里哭喊着要钱了,可是结果是家里找人借了半天才凑了一万多,答应明天打过来。到目前为止家里没打钱过来的就只有小何一个人了。[续:]这时小弟们也开始换班了,换进来的小弟一个个眼睛血红,原来是刚吸完麻果或者病毒。这几个小弟进来就开始打这些赌狗,还变着花样折磨,让两个赌狗跪在地上比赛谁移动的速度快,速度慢的那个鞋底打10个耳光。小何因为是一分钱都没打过来,所以被折磨的最凶,他们把小何反铐着跪在地上让别的赌狗撒尿在碗里逼小何喝,小何不喝立马就被打趴下了,然后让小何反铐着站好,让别的赌狗去踹他,如果一脚踹不翻就要用拖鞋打踹他的那个赌狗20个耳光,如果踹翻了就用拖鞋打小何20个耳光。很快小何就被打的口吐白沫昏迷不醒了

这时小弟们也开始换班了,换进来的小弟一个个眼睛血红,原来是刚吸完麻果或者病毒。这几个小弟进来就开始打这些赌狗

还变着花样折磨,让两个赌狗跪在地上比赛谁移动的速度快,速度慢的那个鞋底打10个耳光。小何因为是一分钱都没打过来,所以被折磨的最凶,他们把小何反铐着跪在地上让别的赌狗撒尿在碗里逼小何喝,小何不喝立马就被打趴下了,然后让小何反铐着站好,让别的赌狗去踹他,如果一脚踹不翻就要用拖鞋打踹他的那个赌狗20个耳光,

如果踹翻了就用拖鞋打小何20个耳光。很快小何就被打的口吐白沫昏迷不醒了[续:]等小何醒来后发现自己被牢牢的铐在床边,他身旁是那个刚才被吊打的赌狗。天已经很晚了,看单的小弟也差不多睡了。这时那个被吊打的人轻轻的喊小何,兄弟,帮帮忙吧,我想喝水。小何哪里有水给他喝,只能摇摇头。那个人再不说话了。 第二天早上几个小弟还想再把那人吊起来,结果那人怎么推也不动,最后几个小弟把那人抬了出去,说是送医院看看。

过了一会几个人进来告诉他们那个人在去医院的路上偷偷跑了,尼玛还有两万没还就跑了。小何知道那人的样子怎么也不可能跑的,走路恐怕都走不了怎么可能跑掉?估计是死了然后被这些家伙处理了,回来就说跑掉了。到中午胖女人进来骂了那些小弟一顿,意思是还有两万没还清就让人没了,这个损失大了。几个小弟挨了骂后,稍微收敛了些[续:]等小何醒来后发现自己被牢牢的铐在床边,他身旁是那个刚才被吊打的赌狗。

天已经很晚了,看单的小弟也差不多睡了。这时那个被吊打的人轻轻的喊小何,兄弟,帮帮忙吧,我想喝水。小何哪里有水给他喝,只能摇摇头。那个人再不说话了。 第二天早上几个小弟还想再把那人吊起来,结果那人怎么推也不动,最后几个小弟把那人抬了出去,说是送医院看看。过了一会几个人进来告诉他们那个人在去医院的路上偷偷跑了,尼玛还有两万没还就跑了。小何知道那人的样子怎么也不可能跑的,走路恐怕都走不了怎么可能跑掉?估计是死了然后被这些家伙处理了,

回来就说跑掉了。到中午胖女人进来骂了那些小弟一顿,意思是还有两万没还清就让人没了,这个损失大了。几个小弟挨了骂后,稍微收敛了些[续:]整整一个下午,小弟没
再怎么折磨这些赌狗了,到了晚上7点左右又到了打电话回家要钱的时间了,小弟让小何先打电话,结果几个电话打下来他爹妈告诉他到处求爹爹告奶奶的才凑到5000块,求他们别再打小何了。钱明天早上就去银行打过来。就这样因为有钱过来,所以小何吃到了他进逼单房两天来唯一的一顿饭,一碗泡面。当小何把碗底的汤喝干净后,身后传来广东仔的惨叫声,原来那个广东仔家里打了一万块以后今天再打电话回家家里告诉他实在凑不出来钱了,电话都是免提的。小弟看广东仔明天没钱过来,开始了一轮疯狂的虐待和毒打。广东仔的牙被打的掉在地上,吸完冰的小弟处于亢奋状态居然要另一个赌狗脱下裤子,让广东仔给那个赌狗口。那个赌狗不愿意这样,小弟一皮带抽过去。最后只好含着泪脱下了裤子。[续:]整整一个下午,

小弟没再怎么折磨这些赌狗了,到了晚上7点左右又到了打电话回家要钱的时间了,小弟让小何先打电话,结果几个电话打下来他爹妈告诉他到处求爹爹告奶奶的才凑到5000块,求他们别再打小何了。钱明天早上就去银行打过来。就这样因为有钱过来,所以小何吃到了他进逼单房两天来唯一的一顿饭,一碗泡面。当小何把碗底的汤喝干净后,身后传来广东仔的惨叫声,原来那个广东仔家
里打了一万块以后今天再打电话回家家里告诉他实在凑不出来钱了,电话都是免提的。小弟看广东仔明天没钱过来,开始了一轮疯狂的虐待和毒打。广东仔的牙被打的掉在地上,吸完冰的小弟处于亢奋状态居然要另一个赌狗脱下裤子,让广东仔给那个赌狗口。那个赌狗不愿意这样,小弟一皮带抽过去。最后只好含着泪脱下了裤子。

广东仔被拎着头发拽了过去,广东仔不堪毒打和侮辱,一头撞向了床边的铁架子上,这一下确实不轻,一声闷响后广东仔满头鲜血的倒在床边,两只脚在不停地抽搐着。小弟给这一下也搞懵了,反应过来后一群人围上去对着广东仔死踹,

一边踢一边骂:狗日的,敢装死,老子先打死你,看你装。广东仔一点声音都没有,像个麻袋似的一动不动躺在那里,踢了足足有五分钟后,小弟们看广东仔还没动静,于是停下了脚,这时一个小弟蹲下来摸摸广东仔的手腕,说:好像没心跳了。另几个七手八脚的把广东仔抬出去,一边抬一边说要送广东仔去医院。广东仔被拎着头发拽了过去,广东仔不堪毒打和侮辱,

一头撞向了床边的铁架子上,这一下确实不轻,一声闷响后广东仔满头鲜血的倒在床边,两只脚在不停地抽搐着。小弟给这一下也搞懵了,反应过来后一群人围上去对着广东仔死踹,一边踢一边骂:狗日的,敢装死,老子先打死你,看你装。广东仔一点声音都没有,像个麻袋似的一动不动躺在那里,踢了足足有五分钟后,小弟们看广东仔还没动静,于是停下了脚,这时一个小弟蹲下来摸摸广东仔的手腕,说:好像没心跳了。另几个七手八脚的把广东仔抬出去,一边抬一边说要送广东仔去医院。[续:]和送那个被吊打的人一样,半个小时不到小弟们就回来了,小弟对小何他们说广东仔也在半路上逃跑了。一个没有心跳的人能从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手里逃跑掉,

这一点谁会相信?几个小弟也有点慌乱了,连续“跑”了两个,广东仔家里只打了一万多块过来,还有九万没还,这对胖女人极其老大来说又是一笔损失。果然,胖女人晚上过来后对着众小弟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正在这时,广东仔遗留在这里的手机响了,是他家里人打过来的,家里人说又凑了三千块明天可以打来,请各位不要再打他了,剩下的钱再想办法还。

胖女人接着电话声音极为平和地说广东仔现在情况还不错,因为欠钱所以暂时不能走,要留在这里干些活,希望家里尽快打款过来,钱一到就放广东仔回家。何其残忍,人都被打“跑”了,还在电话里骗人家家里寄钱过来。 胖女人放下电话后对小弟门说了几句什么,然后

就走了。接下来的一夜,小弟没有再折磨这群赌狗了,只是让几个人把地上广东仔的血迹擦干净,

然后就没再管这些赌狗了。 第二天中午,终于有一个和小何一起过来的山东赌狗家里把10万全额的打进了卡里,胖女人喊小弟把那人从逼单房里放出来,用车送回到了酒店里。到了晚上又有两个人的欠款打了过来,大约这两人已经还了5万多了,所以小弟也没有再为难这两个人了,给他们泡面和香烟。

而小何和另外三个人今天都没有钱打进卡里,于是这四个人今晚的噩梦开始了。由于几个人里,小何家打过来的钱最少,所以小弟决定今晚先拿小何开刀[续:]和送那个被吊打的人一样,半个小时不到小弟们就回来了,小弟对小何他们说广东仔也在半路上逃跑了。一个没有心跳的人能从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手里逃跑掉,这一点谁会相信?几个小弟也有点慌乱了,连续“跑”了两个,广东仔家里只打了一万多块过来,还有九万没还,这对胖女人极其老大来说又是一笔损失。果然,胖女人晚上过来后对着众小弟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正在这时,

广东仔遗留在这里的手机响了,是他家里人打过来的,家里人说又凑了三千块明天可以打来,请各位不要再打他了,剩下的钱再想办法还。胖女人接着电话声音极为平和地说广东
仔现在情况还不错,因为欠钱所以暂时不能走,要留在这里干些活,希望家里尽快打款过来,钱一到就放广东仔回家。何其残忍,人都被打“跑”了,还在电话里骗人家家里寄钱过来。

胖女人放下电话后对小弟门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就走了。接下来的一夜,小弟没有再折磨这群赌狗了,只是让几个人把地上广东仔的血迹擦干净,然后就没再管这些赌狗了。 第二天中午,终于有一个和小何一起过来的山东赌狗家里把10万全额的打进了卡里,胖女人喊小弟把那人从逼单房里放出来,用车送回到了酒店里。到了晚上又有两个人的欠款打了过来,

大约这两人已经还了5万多了,所以小弟也没有再为难这两个人了,给他们泡面和香烟。而小何和另外三个人今天都没有钱打进卡里,于是这四个人今晚的噩梦开始了。由于几个人里,小何家打过来的钱最少,所以小弟决定今晚先拿小何开刀[续:]小弟让小何跪在那里,然后用狼牙棒开始猛打小何,小何被打的在地上只滚,但不敢叫,因为叫的话打的更凶,很快小何的背,膀子和腿都被狼牙棒打开了花,打够了的小弟扔给小何手机让他和家里要钱。小何拨通电话后带着哭腔喊:爸,一定要救我啊,你们再不打款过来我就要被打死了。小何的父母在在电话里哭岔了气说,家里
实在没钱啊,不行就去报警了。听到报警,小弟抢过电话关了,然后又开始更重的一轮毒打,直到小何被打昏了过去。 逼单房里的三天就这样过去了,

小何和另外一个河北的赌狗家里一直都没钱打过来。于是在第三天中午,他们被转移到了死单房。所谓死单房就是比逼单房更可怕的地方,在这里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不还钱,要不就是死。刚才有人问是不是真的会打死人,呵呵,不打死你的话那别人也学你不还钱怎么办?不给钱就是死毫无疑问的[续:]小弟让小何跪在那里,然后用狼牙棒开始猛打小何,

小何被打的在地上只滚,但不敢叫,因为叫的话打的更凶,很快小何的背,膀子和腿都被狼牙棒打开了花,打够了的小弟扔给小何手机让他和家里要钱。小何拨通电话后带着哭腔喊:爸,一定要救我啊,你们再不打款过来我就要被打死了。小何的父母在在电话里哭岔了气说,家里实在没钱啊,不行就去报警了。听到报警,小弟抢过电话关了,然后又开始更重的一轮毒打,直到小何被打昏了过去。 逼单房里的三天就这样过去了,小何和另外一个河北的赌狗家里一直都没钱打过来。于是在第三天中午,他们被转移到了死单房。

所谓死单房就是比逼单房更可怕的地方,在这里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不还钱,要不就是

死。刚才有人问是不是真的会打死人,呵呵,不打死你的话那别人也学你不还钱怎么办?不给钱就是死毫无疑问的[续:]一进死单房,一个小弟就满脸奸笑的说,

看你们这么多天都没洗澡了,今天给你们洗个热水澡,说完拿出两个水瓶,满满一瓶开水就从两个人头上浇了下去,两个人一阵惨叫,烫的直蹦,小弟哈哈大笑说这叫拔鸡毛,说完就开始拔两个人的头发,经过开水烫过以后,两人的头皮和头发脱离了,

一抓一大把的给拔了出来,小何和河北赌狗本来身上就皮开肉绽了,再被开水一烫,一层层皮开始脱落。露出里面红红的肉色。紧接着小弟拿出电棍对着两人的生殖器就电了下去,小何一下被电翻在地,河北仔也没坚持几下就倒地了。 等小何再次醒来时他看见河北仔正跪在小弟面前求饶。在这里求饶是没有用的,除非你拿钱否则一切都是扯淡。小何知道再这样下去他离死就不远了。一声长叹,千金难买早知道啊。早知道结局是这样谁会千里迢迢的跑过来送死呢?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找机会逃跑吧。正在小何胡思乱想的时候事情似乎发生了一线转机。当地的治安局到这里例行检查了,说是检查,其实就是敲竹杠,这里发生的所有一切当地治安局早就知道了,检查不是为了救人,而是为了以检查
为名来敲竹杠的。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说一下,其实治安局里也是中国人,没有缅甸人的。[续:]一进死单房,一个小弟就满脸奸笑的说,

看你们这么多天都没洗澡了,今天给你们洗个热水澡,说完拿出两个水瓶,满满一瓶开水就从两个人头上浇了下去,两个人一阵惨叫,烫的直蹦,小弟哈哈大笑说这叫拔鸡毛,说完就开始拔两个人的头发,经过开水烫过以后,两人的头皮和头发脱离了,一抓一大把的给拔了出来,小何和河北赌狗本来身上就皮开肉绽了,再被开水一烫,一层层皮开始脱落。露出里面红红的肉色。紧接着小弟拿出电棍对着两人的生殖器就电了下去,小何一下被电翻在地,河北仔也没坚持几下就倒地了。

等小何再次醒来时他看见河北仔正跪在小弟面前求饶。在这里求饶是没有用的,除非你拿钱否则一切都是扯淡。小何知道再这样下去他离死就不远了。一声长叹,千金难买早知道啊。早知道结局是这样谁会千里迢迢的跑过来送死呢?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找机会逃跑吧。正在小何胡思乱想的时候事情似乎发生了一线转机。当地的治安局到这里例行检查了,说是检查,其实就是敲竹杠,这里发生的所有一切当地治安局早就知道了,检查不是为了救人,而是为了以检查为名来敲竹杠的。

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说一下,其实治安局里也是中国人,没有缅甸人的。[续:]小何被关在三楼的死单房里,就靠在窗口,

小弟刚才看他晕过去后就把他拖在那,也没再管他了,反正窗户外装着铁栏杆,也不怕小何跳窗逃跑。小何在窗边看见外面车上下来几个穿制服的人拿着本子进到了屋里,小何以为是谁家里报警起了作用,内地联合缅甸的警察来救他们了,于是满怀希望的在等着,谁知道人家根本就没检查这里,连楼都没上,就在一楼和小弟聊了会天一群人就准备坐车走了。

小何在失望变成绝望后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对着窗外的治安局警察大喊:救命啊,救命!屋里看单的小弟反应过来后立马赶过去从背后给了小何一棍子,小何只喊了两声,第三声还没喊出来就被打趴下了 小何和河北佬被治安局带回去了,他们暂时被收押在治安局里拘留着,两个人都被手铐烤着坐在班房里,治安局里有医生,给他们清洗伤口和抹药,

一天还给他们送了两次饭。就这样他们被关了大约一个礼拜后,一天一个警察进来了。警察告诉他们他们的身份已经查清楚了,他们现在属于偷渡到缅甸聚赌,至于赌场那边怎么样可以治安局里可以不管,但是他们必须每人交给治安局两万块钱,一万是偷渡的罚款,另外一万是他们被关在治安局这些天的吃住医疗费用。如果交了钱他们就可以获得自由,由治安局联系车辆把他们送回中国,

如果拒不交钱的话明天就送他们回单房去。 这时小何才明白,治安局把他从单房弄出来根本就不是为了救他,而是想借机从他身上敲一笔。[续:]小何被关在三楼的死单房里,就靠在窗口,小弟刚才看他晕过去后就把他拖在那,也没再管他了,反正窗户外装着铁栏杆,也不怕小何跳窗逃跑。小何在窗边看见外面车上下来几个穿制服的人拿着本子进到了屋里,

小何以为是谁家里报警起了作用,内地联合缅甸的警察来救他们了,于是满怀希望的在等着,谁知道人家根本就没检查这里,连楼都没上,就在一楼和小弟聊了会天一群人就准备坐车走了。小何在失望变成绝望后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对着窗外的治安局警察大喊:救命啊,救命!屋里看单的小弟反应过来后立马赶过去从背后给了小何一棍子,小何只喊了两声,

第三声还没喊出来就被打趴下了 小何和河北佬被治安局带回去了,他们暂时被收押在治安局里拘留着,两个人都被手铐烤着坐在班房里,治安局里有医生,给他们清洗伤口和抹药,一天还给他们送了两次饭。就这样他们被关了大约一个礼拜后,一天一个警察进来了。警察告诉他们他们的身

份已经查清楚了,

他们现在属于偷渡到缅甸聚赌,至于赌场那边怎么样可以治安局里可以不管,但是他们必须每人交给治安局两万块钱,

一万是偷渡的罚款,另外一万是他们被关在治安局这些天的吃住医疗费用。如果交了钱他们就可以获得自由,由治安局联系车辆把他们送回中国,如果拒不交钱的话明天就送他们回单房去。 这时小何才明白,治安局把他从单房弄出来根本就不是为了救他,而是想借机从他身上敲一笔。[续:]说完后那个警察从口袋里掏出了两部手机,一个是小何的还有一个是河北佬的,

原来是从单房那里要过来的,警察把充满电的手机扔给这两位,让他们给家里打电话要钱。小何接过手机苦笑着说,我要是有钱的话我还能在单房里受那么大的罪吗?我家里是真没钱啊,你们放我走吧,我回家后再凑钱给你们可以吗?警察开始骂了起来,我操你们别不识相,单房里面要你们10万,

我只要你们两万,哪个多哪个少你们不会算吗?今天要是没有钱过来的话明天老子就把你们全送回去。一听到送回去河北佬吓的赶紧开始打电话,电话里河北佬对家人各种发誓哀求,忙了半天后家里总算答应再厚着脸皮出去借借看。小何则电话打通后还是没用,家里说房子抵押贷款最快也要10天,目前实在是没钱打过来,

别说两万了就是两千都没有,该借的都借了,实在借不到了。事后才知道小何家里人一直都以为小何在外面撒谎骗家里钱,从小何进单房打第一个电话开始他家里人就半信半疑,所以筹款也不积极。当然这些都是事后才知道的。小何放下电话后无奈的看着警察摇头。这下警察火了,

刷的一下掏出手枪指着小何骂,尼玛的不给钱老子今天就毙了你,杀你就和杀鸡一样,就说你想逃跑还抢枪最后被我毙了,你看谁会来查。[续:]说完后那个警察从口袋里掏出了两部手机,一个是小何的还有一个是河北佬的,原来是从单房那里要过来的,警察把充满电的手机扔给这两位,让他们给家里打电话要钱。

小何接过手机苦笑着说,我要是有钱的话我还能在单房里受那么大的罪吗?我家里是真没钱啊,你们放我走吧,我回家后再凑钱给你们可以吗?警察开始骂了起来,我操你们别不识相,

单房里面要你们10万,我只要你们两万,哪个多哪个少你们不会算吗?今天要是没有钱过来的话明天老子就把你们全送回去。一听到送回去河北佬吓的赶紧开始打电话,电话里河北佬对家人各种发誓哀求,忙了半天后家里总算答应再厚着脸皮出去借借看。小何则电话打通后还是没用,家里说房子抵押贷款最快也要10天,目前实在是没钱打过来,别
说两万了就是两千都没有,该借的都借了,实在借不到了。

事后才知道小何家里人一直都以为小何在外面撒谎骗家里钱,从小何进单房打第一个电话开始他家里人就半信半疑,所以筹款也不积极。当然这些都是事后才知道的。小何放下电话后无奈的看着警察摇头。这下警察火了,刷的一下掏出手枪指着小何骂,尼玛的不给钱老子今天就毙了你,杀你就和杀鸡一样,就说你想逃跑还抢枪最后被我毙了,你看谁会来查。[续:]这时门开了,

上次带小何他们走的那个胖子进来了,胖子一声冷笑,说:我们救你出来,你连两万都不想出?好吧,你不想出钱是吧,把他吊起来,明天送回去。小何还想解释,人家根本不停一枪把子砸在小何脸上,紧接着用一个带长链条的手铐把小何的两只膀子高高地铐在窗户梁上 晚饭自然就没有小何的了,河北佬还不错,


把自己的饭省了一些,用勺子一口口喂给小何吃,还分了一支香烟给小何抽,这让小何很感动,都是原本不认识苦逼,这时候还知道相互照顾,唉谁说赌狗没人性啊! 第二天,河北佬被带出了班房,小何则继续被铐在那里,小何心想完了,估计一会就要把我送回去了,唉,想想送回去要受的那些罪,小何恨不得死了算了,对,要是真送我回去我就和广东仔学,

自杀算了,最
起码死了也比这样活受罪强[续:]这时门开了,上次带小何他们走的那个胖子进来了,胖子一声冷笑,说:我们救你出来,你连两万都不想出?好吧,你不想出钱是吧,把他吊起来,明天送回去。小何还想解释,人家根本不停一枪把子砸在小何脸上,紧接着用一个带长链条的手铐把小何的两只膀子高高地铐在窗户梁上 晚饭自然就没有小何的了,

河北佬还不错,把自己的饭省了一些,用勺子一口口喂给小何吃,还分了一支香烟给小何抽,这让小何很感动,都是原本不认识苦逼,这时候还知道相互照顾,唉谁说赌狗没人性啊! 第二天,河北佬被带出了班房,小何则继续被铐在那里,小何心想完了,估计一会就要把我送回去了,唉,想想送回去要受的那些罪,小何恨不得死了算了,对,要是真送我回去我就和广东仔学,自杀算了,最起码死了也比这样活受罪强

小何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班房的门开了,进来几个人,小何心想这就是要送我回单房的节奏啊。可是不对不对,进来的人并不是单房的小弟,也不是胖女人那一伙的,进来的几个人都穿着很脏很烂的老式迷彩服,就和国内工地上搬砖的穿的差不多,唯一和搬砖的不同的是这些人头上还戴着钢盔,身后还背着长长的枪。胖子喊警察把小何手铐解开然后让
小何蹲在那里。这时迷彩服里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蹲在小何身边开始问他,


你以前在中国当过兵?小何不知所措的点头?那人对小何说会开枪吗?小何继续点头?那人看看小何身上伤口结的疤继续问他,你骨头和内脏有伤吗?能够跑步和走路吗?小何说还好都是皮肉伤,骨头没事,肚子倒是真有点疼,现在跑步恐怕不行,因为饿。那个人从背包里拿出一张中文地图,问小何这个你会看吗?小何颤抖的用手指着小勐腊说我们在这里。又指指昆明说,这是中国。军官模样的人点点头。接着问,你愿意和我们去当兵打缅军还是愿意在这里等你家人过来赎你?


小何问,打谁?那个军官说:打缅军,缅军欺负我们这些中国同胞和佤族同胞,想抢我们的地,抢我们的钱,我们坚决不答应,我们要和他们战斗,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去吗?[续:]小何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班房的门开了,进来几个人,小何心想这就是要送我回单房的节奏啊。可是不对不对,进来的人并不是单房的小弟,也不是胖女人那一伙的,进来的几个人都穿着很脏很烂的老式迷彩服,就和国内工地上搬砖的穿的差不多,


唯一和搬砖的不同的是这些人头上还戴着钢盔,身后还背着长长的枪。胖子喊警察把小何手铐解开然后让小何蹲在那里。这时迷彩服里一个军官模样的
人蹲在小何身边开始问他,你以前在中国当过兵?小何不知所措的点头?那人对小何说会开枪吗?小何继续点头?那人看看小何身上伤口结的疤继续问他,


你骨头和内脏有伤吗?能够跑步和走路吗?小何说还好都是皮肉伤,骨头没事,肚子倒是真有点疼,现在跑步恐怕不行,因为饿。那个人从背包里拿出一张中文地图,问小何这个你会看吗?小何颤抖的用手指着小勐腊说我们在这里。又指指昆明说,这是中国。军官模样的人点点头。接着问,你愿意和我们去当兵打缅军还是愿意在这里等你家人过来赎你?小何问,打谁?那个军官说:打缅军,缅军欺负我们这些中国同胞和佤族同胞,


想抢我们的地,抢我们的钱,我们坚决不答应,我们要和他们战斗,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去吗?[续:]缅军长什么样子的,小何连看都没看过,小何听到那人说缅军抢钱就觉得好笑,这一路过来全是中国人在抢他们的钱,在害他们,狗屁的缅军啊? 这时那个人继续说话了,你来我们这里当兵,欠赌场和治安局的钱都可以免了,我们每个月给你发500块的津贴费,我们有医院给你治伤,你也不会再饿肚子了,如果你在战场上消灭一个敌人的话还有一千块的奖金可以拿。你愿不愿意。


我只要加入你们,赌场和治安局的钱就可以不用还了?
何半信半疑地问?这时旁边一个兵说话了,你每个月的500块津贴不许拿,得给我们连长知道吗?他是你的救命恩人。连长其实就是那个刚才问小何话的人。 小何顾不上津贴了,现在只要能让他不再回单房受罪那就比什么都强了。尼玛的打就打,管她妈打的是什么军呢,不去在这里就是死。[续:]缅军长什么样子的,小何连看都没看过,小何听到那人说缅军抢钱就觉得好笑,这一路过来全是中国人在抢他们的钱,在害他们,


狗屁的缅军啊? 这时那个人继续说话了,你来我们这里当兵,欠赌场和治安局的钱都可以免了,我们每个月给你发500块的津贴费,我们有医院给你治伤,你也不会再饿肚子了,如果你在战场上消灭一个敌人的话还有一千块的奖金可以拿。你愿不愿意。 我只要加入你们,赌场和治安局的钱就可以不用还了?小何半信半疑地问?这时旁边一个兵说话了,你每个月的500块津贴不许拿,得给我们连长知道吗?他是你的救命恩人。


连长其实就是那个刚才问小何话的人。 小何顾不上津贴了,现在只要能让他不再回单房受罪那就比什么都强了。尼玛的打就打,管她妈打的是什么军呢,不去在这里就是死。[续:]用事后小何的话说,当时只要能让他不再进单房,别说是打缅军了,就是打美军他
都愿意去。小何对军官点头说,我去,我也是中国人,我不能看着同胞被欺辱,我必须和你们一起战斗………,


他在那滔滔不绝的表忠心还没结束呢军官已经站起来了,和手下人相视一笑然后像不认识小何一样不理他和胖子警察出去了。小何同其他当兵的一起从班房里出来时看见军官正在胖子递过来的一张什么单子上签字。两人有说有笑的,看见小何出来军官收住了笑脸,把笔和纸还给胖子,然后一挥手说了句上车,小何心想不错还有车,是皮卡还是越野啊?要不是装甲车?出门一看,真是车,几辆破破烂烂的嘉陵摩托车,他坐在一个摩托的后面,突突突的上路了,开始了他人生第二次军旅生涯![续:]用事后小何的话说,

当时只要能让他不再进单房,别说是打缅军了,就是打美军他都愿意去。小何对军官点头说,我去,我也是中国人,我不能看着同胞被欺辱,我必须和你们一起战斗………,他在那滔滔不绝的表忠心还没结束呢军官已经站起来了,和手下人相视一笑然后像不认识小何一样不理他和胖子警察出去了。小何同其他当兵的一起从班房里出来时看见军官正在胖子递过来的一张什么单子上签字。两人有说有笑的,看见小何出来军官收住了笑脸,把笔和纸还给胖子,然后一挥手说了句上车,

小何心想不错还有车
,是皮卡还是越野啊?要不是装甲车?出门一看,真是车,几辆破破烂烂的嘉陵摩托车,他坐在一个摩托的后面,突突突的上路了,开始了他人生第二次军旅生涯![续:]至于小何如何被当地武装分子看中的,是谁提供的消息,治安局和那个所谓的连长在拉小何去当兵这个事件中有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这一切都不得而知了。 缅甸北部因为各种地方武装割据,长时间和缅甸政府发生冲突,连年的战事导致该地区人民生活水平低下,大量劳动力丧失在战场上,

毒品赌场横行,缅北群众早就对战争厌倦,躲兵役成了家常便饭,因为在14年年底该地区再次爆发大规模冲突,难民纷纷逃亡中国避难,地方武装兵源紧张,到处征兵征不到,在这种背景下小何被绑上了他本不该介入的这场战争[续:]至于小何如何被当地武装分子看中的,是谁提供的消息,治安局和那个所谓的连长在拉小何去当兵这个事件中有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这一切都不得而知了。 缅甸北部因为各种地方武装割据,

长时间和缅甸政府发生冲突,连年的战事导致该地区人民生活水平低下,大量劳动力丧失在战场上,毒品赌场横行,缅北群众早就对战争厌倦,躲兵役成了家常便饭,因为在14年年底该地区再次爆发大规模冲突,难民纷纷逃亡中国避难,地方
武装兵源紧张,到处征兵征不到,在这种背景下小何被绑上了他本不该介入的这场战争[续:]小何就这样进了军营,说是军营其实就是在村里的几所破烂不堪的民房。地方武装的军容军纪很差,当兵的晚上没事就是打牌或者出去找女人,小何因为身上的伤还没好透,再加上刚进队伍对他的忠诚度还有所怀疑,

所以没发枪给他,小何从内心讲根本就不想当兵打仗的,用他的话说劳资管你们谁打谁呢,只要能不让我进单房我就跟你们混混。[续:]小何就这样进了军营,说是军营其实就是在村里的几所破烂不堪的民房。地方武装的军容军纪很差,当兵的晚上没事就是打牌或者出去找女人,小何因为身上的伤还没好透,再加上刚进队伍对他的忠诚度还有所怀疑,所以没发枪给他,小何从内心讲根本就不想当兵打仗的,用他的话说劳资管你们谁打谁呢,只要能不让我进单房我就跟你们混混。

那个军官没有食言,确实有医生帮小何处理以前的伤口,还给他挂上了抗生素,国内滥用抗生素成灾了,但在这里抗生素还是很金贵的东西。从这一点上小何很感激。在军营里小何和一个瘦小的华侨兵交上了朋友。华侨兵姓吴,祖上是国民党部队的溃兵,解放战争后随部队逃到这里,以后几十年他们一家就在缅北繁衍生活。小何刚
进来,连长就让小吴照顾小何,名义上是照顾,实际是监视,小吴人还不错,

和小何介绍了部队的一些情况,小何也就知道了他们所在的这支部队实际上是属于后勤保障部队,主要是负责运输给养。但说是运输保障却从来没见这支部队有过什么车辆,没车子怎么运输物资呢?小何很奇怪。[续:]那个军官没有食言,确实有医生帮小何处理以前的伤口,还给他挂上了抗生素,国内滥用抗生素成灾了,但在这里抗生素还是很金贵的东西。从这一点上小何很感激。在军营里小何和一个瘦小的华侨兵交上了朋友。华侨兵姓吴,祖上是国民党部队的溃兵,解放战争后随部队逃到这里,

以后几十年他们一家就在缅北繁衍生活。小何刚进来,连长就让小吴照顾小何,名义上是照顾,实际是监视,小吴人还不错,和小何介绍了部队的一些情况,小何也就知道了他们所在的这支部队实际上是属于后勤保障部队,主要是负责运输给养。但说是运输保障却从来没见这支部队有过什么车辆,没车子怎么运输物资呢?小何很奇怪。[续:]就这样过了大约一个礼拜吧,

部队突然说要转移,原来接到前方指示,有地方失守了,缅军正在向这里挺进。接到撤退指示后游击队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烧房烧庄稼,好在村里的老百姓也跑路跑的差不多了,烧房

没烧死人。小何也和其他兵一起拿着汽油到处放火。等整个村庄都烧成火海后这些人拍拍屁股骑上摩托走了。[续:]就这样过了大约一个礼拜吧,部队突然说要转移,原来接到前方指示,

有地方失守了,缅军正在向这里挺进。接到撤退指示后游击队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烧房烧庄稼,好在村里的老百姓也跑路跑的差不多了,烧房没烧死人。小何也和其他兵一起拿着汽油到处放火。等整个村庄都烧成火海后这些人拍拍屁股骑上摩托走了。[续:]他们向北转移到另一个村上,这个村里人跑的不多,还有些人气,游击队进村第一件事就是封锁道路,禁止村民外出,外出必须有游击队签发的路条,否则格杀勿论。这时候和前面几天相比已经能明显的感觉出战事紧张的气氛了。因为小何也领到枪了,不过不是步枪也不是冲锋枪,

而是一支小手枪和3个弹夹。咱们看电影里警匪片,手枪打来打去很威风吧,实际上现代化的战争中手枪的作用几乎没用,射程近,准头差,除了被包围后自杀用手枪在战争中基本就是个废物。[续:]他们向北转移到另一个村上,这个村里人跑的不多,还有些人气,游击队进村第一件事就是封锁道路,禁止村民外出,外出必须有游击队签发的路条,否则格杀勿论。这时候和前面几天相比已经能明显的感觉
出战事紧张的气氛了。因为小何也领到枪了,不过不是步枪也不是冲锋枪,

而是一支小手枪和3个弹夹。咱们看电影里警匪片,手枪打来打去很威风吧,实际上现代化的战争中手枪的作用几乎没用,射程近,准头差,除了被包围后自杀用手枪在战争中基本就是个废物。[续:]到了晚上部队里也没有自由活动的时间了,全部坐在屋里听讲课,所谓的讲课就是洗脑,告诉这些兵缅军是怎么怎么残暴,缅甸政府是怎么怎么欺压我们的。说的这些兵一个个群情激昂的喊口号,还带上红领巾在那宣誓,

小何其实也听不明白他们说的什么,就跟在小吴后面一起喊口号宣誓,也戴上了红领巾。从气氛上看,小何估计大战在即了。 半夜里,小何突然被一声哨子声吵醒,有人大喊快起来隐蔽啊,缅军飞机过来炸啦。[续:]到了晚上部队里也没有自由活动的时间了,全部坐在屋里听讲课,所谓的讲课就是洗脑,告诉这些兵缅军是怎么怎么残暴,缅甸政府是怎么怎么欺压我们的。说的这些兵一个个群情激昂的喊口号,还带上红领巾在那宣誓,小何其实也听不明白他们说的什么,就跟在小吴后面一起喊口号宣誓,也戴上了红领巾。从气氛上看,小何估计大战在即了。 半夜里,小何突然被一声哨子声吵醒,有人大喊快起来隐蔽啊,缅军飞
机过来炸啦。[续:]小何吓的屁滚尿流的跑出去,想卧倒在田里,小吴一下把他拎起来喊,不能趴着,

会震死的,要蹲着抱头。小何嘴里喊着谢谢谢谢,心里骂到,尼玛的盯劳资盯的真紧啊。 头顶传来了螺旋桨煽动的声音,小何偷眼看过去,只见大约四五架直升机在他们周围不停的飞,飞的很低,似感觉就在头顶,小何悄悄问小吴,飞这么低怎么不用火箭筒打啊?哪怕用枪打两下啊,小吴说,打个屁啊,你不开枪没事,你一开枪本来找不到你的等于你自己暴露自己,那是送死。我们哪里有火箭筒?我们有火箭筒他们还敢飞这么低吗?[续:]小何吓的屁滚尿流的跑出去,想卧倒在田里,

小吴一下把他拎起来喊,不能趴着,会震死的,要蹲着抱头。小何嘴里喊着谢谢谢谢,心里骂到,尼玛的盯劳资盯的真紧啊。 头顶传来了螺旋桨煽动的声音,小何偷眼看过去,只见大约四五架直升机在他们周围不停的飞,飞的很低,似感觉就在头顶,小何悄悄问小吴,飞这么低怎么不用火箭筒打啊?哪怕用枪打两下啊,小吴说,打个屁啊,你不开枪没事,

你一开枪本来找不到你的等于你自己暴露自己,那是送死。我们哪里有火箭筒?我们有火箭筒他们还敢飞这么低吗?[续:]几架飞机看来不是来轰炸的,围着村子飞了一圈后摇摇
晃晃的像村子以北飞了过去,那是游击队撤退的路线,刚进村子时就开会说过了,一旦前面顶不住了,他们就从村北撤退。

飞机在村北的道路和山路间轮流的撒地雷,夜晚在星光下就看见直升机里一箱箱地雷被倾倒出来。不时还有地雷落地后撞击引起的爆炸声响起,但更多的地雷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落在了草丛和道路间。撒完雷的直升机抛出了几个照明弹,似乎是在检查布雷效果,然后摇摇屁股飞走了[续:]几架飞机看来不是来轰炸的,

围着村子飞了一圈后摇摇晃晃的像村子以北飞了过去,那是游击队撤退的路线,刚进村子时就开会说过了,一旦前面顶不住了,他们就从村北撤退。 飞机在村北的道路和山路间轮流的撒地雷,夜晚在星光下就看见直升机里一箱箱地雷被倾倒出来。不时还有地雷落地后撞击引起的爆炸声响起,

但更多的地雷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落在了草丛和道路间。撒完雷的直升机抛出了几个照明弹,似乎是在检查布雷效果,然后摇摇屁股飞走了[续:]早上起来,连长一脸严肃地告诉大家,果敢老街已经被缅军重新占领了,现在有很多反政府军要向他们这里撤退。为了让大队人马撤退的顺利他们接到指示必须立刻去村北的山路去扫雷。

没有任何扫雷和探雷的工具,这群穿着破军服的家伙拿着铁锹就去

扫雷了。 缅甸植被很茂盛,道路就是泥路,到处杂草丛生,地雷又都是被漆成草绿色和迷彩色的,扫雷,谈何容易。大家到了村北后小心翼翼地用扒草找雷。 一个兵高呼这里有一个,说完就用铁锹想去挖,铁锹还没碰上就是一声巨响,那个兵当场就被炸的四分五裂了。原来是地雷上有感性器,

金属一碰就炸。大家哭喊着要过去救人,哪里救的活啊?于是扫雷工作停了下来[续:]早上起来,连长一脸严肃地告诉大家,果敢老街已经被缅军重新占领了,现在有很多反政府军要向他们这里撤退。为了让大队人马撤退的顺利他们接到指示必须立刻去村北的山路去扫雷。 没有任何扫雷和探雷的工具,这群穿着破军服的家伙拿着铁锹就去扫雷了。

缅甸植被很茂盛,道路就是泥路,到处杂草丛生,地雷又都是被漆成草绿色和迷彩色的,扫雷,谈何容易。大家到了村北后小心翼翼地用扒草找雷。 一个兵高呼这里有一个,说完就用铁锹想去挖,铁锹还没碰上就是一声巨响,

那个兵当场就被炸的四分五裂了。原来是地雷上有感性器,金属一碰就炸。大家哭喊着要过去救人,哪里救的活啊?于是扫雷工作停了下来[续:]到了下午扫雷又开始继续了,这次所有金属物品都没带,连皮带都不许扎,

大家用手扒着草找雷,好不容易找
到一个后在地雷的周围小心翼翼地摆上雷管,再到几十米开外用电线引爆雷管。就采用这种土办法一个下午扫掉了五颗地雷,这相对昨晚直升机成箱的撒雷来说等于是杯水车薪。临近傍晚的时候第六颗地雷也被发现了并引爆了,

只是这颗地雷是和一个兵一起被炸的,那个兵在收队时不小心踩到了一颗草丛里的雷。被炸的飞了起来。[续:]到了下午扫雷又开始继续了,这次所有金属物品都没带,连皮带都不许扎,大家用手扒着草找雷,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后在地雷的周围小心翼翼地摆上雷管,再到几十米开外用电线引爆雷管。就采用这种土办法一个下午扫掉了五颗地雷,这相对昨晚直升机成箱的撒雷来说等于是杯水车薪。临近傍晚的时候第六颗地雷也被发现了并引爆了


只是这颗地雷是和一个兵一起被炸的,那个兵在收队时不小心踩到了一颗草丛里的雷。被炸的飞了起来。[续:]短短一天,就因为扫雷死掉了两个,晚上开追悼会的时候,小吴他们含着眼泪大呼要报仇。这时的小何已经起了逃跑的心了。这哪是当兵打仗啊,,这是来自杀的啊。[续:]短短一天,就因为扫雷死掉了两个,晚上开追悼会的时候,小吴他们含着眼泪大呼要报仇。

这时的小何已经起了逃跑的心了。这哪是当兵打仗啊,,这是来自杀的啊。[续
:]小何知道要逃跑就得先规划好逃跑的路线,房间里挂着地图,从地图上小何知道只要一路向北就能回到中国,这一路看上去不远,一百公里都不到,但是缅甸的道路和中国不同,没有什么平整的柏油马路,所谓的道路其实都是泥泞不堪的山路,直线距离虽然不远,但你靠步行能走吐血。必须有摩托车才行,缅甸人收入低,摩托车就是宝贝,

想偷一辆谈何容易。小何就这样在冥思苦想中又度过就一夜。[续:]小何知道要逃跑就得先规划好逃跑的路线,房间里挂着地图,从地图上小何知道只要一路向北就能回到中国,这一路看上去不远,一百公里都不到,但是缅甸的道路和中国不同,没有什么平整的柏油马路,所谓的道路其实都是泥泞不堪的山路,直线距离虽然不远,但你靠步行能走吐血。

必须有摩托车才行,缅甸人收入低,摩托车就是宝贝,想偷一辆谈何容易。小何就这样在冥思苦想中又度过就一夜。[续:]连续两天小何都在白天随队伍一起找雷和排雷,还好,这两天因为吸取了前面的教训所以并没有什么伤亡事件发生,加上熟能生巧排雷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按照目前的进度来看,假如再有两天基本上道路就能清理完毕了。小何也知道要想逃跑恐怕只有这两天了,因为雷没扫干净,大队人马不敢追击他。

那天晚上也是发津贴的日子,当兵的一个个拿着钱在那打牌赌博。小何看着他们打牌就想到自己以前,小吴喊他也玩两把,没钱可以先借给他,小何一听这话条件反射似的吓的一哆嗦,急忙摇手说不玩不玩。[续:]连续两天小何都在白天随队伍一起找雷和排雷,还好,这两天因为吸取了前面的教训所以并没有什么伤亡事件发生,加上熟能生巧排雷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按照目前的进度来看,假如再有两天基本上道路就能清理完毕了。小何也知道要想逃跑恐怕只有这两天了,因为雷没扫干净,大队人马不敢追击他。 那天晚上也是发津贴的日子,当兵的一个个拿着钱在那打牌赌博。小何看着他们打牌就想到自己以前,小吴喊他也玩两把,没钱可以先借给他,小何一听这话条件反射似的吓的一哆嗦,急忙摇手说不玩不玩。

夜里,所有的兵都睡了,只留下两个人值班放哨,值班的人都在村南边的路口处站岗,村北雷区那里没有,小何悄悄地起来,摸到手枪插在腰上,又悄悄地走到连长的床铺前把连长的挂着的衣服拿下来,在里面摸到了一叠钱。打牌时小何就注意到连长钱赢的最多,而且钱就放在军装口袋里。小何把钱放进自己口袋后又从连长的枪套里摸出了第二把手枪和两个弹夹。桌上放着半只吃剩的鸡,小何也悄
悄的拿了起来。在一片鼾声中小何推开了门,悄悄地向村北跑去 很快他就到了村北,

沿着自己队伍扫过的雷区走了一段,这时候已经到了尚未清扫的区域,小何折了根树棍一边小心翼翼的在地上戳着一边慢慢地走着,树棍碰到硬的东西他就让开,从旁边走,就这样走了大约有两三公里的路吧,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小何知道靠这种速度走下去再过一会人家发现他失踪后过来追击的话不费事就能逮住他,毕竟他的腿是跑不过摩托车发动机的。小何知道就他这样的被逮回去肯定是必死无疑。[续:]夜里,所有的兵都睡了


只留下两个人值班放哨,值班的人都在村南边的路口处站岗,村北雷区那里没有,小何悄悄地起来,摸到手枪插在腰上,又悄悄地走到连长的床铺前把连长的挂着的衣服拿下来,在里面摸到了一叠钱。打牌时小何就注意到连长钱赢的最多,而且钱就放在军装口袋里。小何把钱放进自己口袋后又从连长的枪套里摸出了第二把手枪和两个弹夹。桌上放着半只吃剩的鸡,

小何也悄悄的拿了起来。在一片鼾声中小何推开了门,悄悄地向村北跑去 很快他就到了村北,沿着自己队伍扫过的雷区走了一段,这时候已经到了尚未清扫的区域,小何折了根树棍一边小心翼翼的在地上戳着一边慢慢地走着,树棍碰到硬的东
西他就让开,从旁边走,就这样走了大约有两三公里的路吧,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小何知道靠这种速度走下去再过一会人家发现他失踪后过来追击的话不费事就能逮住他,

毕竟他的腿是跑不过摩托车发动机的。小何知道就他这样的被逮回去肯定是必死无疑。[续:]夜里,所有的兵都睡了,只留下两个人值班放哨,值班的人都在村南边的路口处站岗,村北雷区那里没有,小何悄悄地起来,摸到手枪插在腰上,又悄悄地走到连长的床铺前把连长的挂着的衣服拿下来,在里面摸到了一叠钱。打牌时小何就注意到连长钱赢的最多,而且钱就放在军装口袋里。

小何把钱放进自己口袋后又从连长的枪套里摸出了第二把手枪和两个弹夹。桌上放着半只吃剩的鸡,小何也悄悄的拿了起来。在一片鼾声中小何推开了门,悄悄地向村北跑去 很快他就到了村北,沿着自己队伍扫过的雷区走了一段,这时候已经到了尚未清扫的区域,小何折了根树棍一边小心翼翼的在地上戳着一边慢慢地走着,树棍碰到硬的东西他就让开,从旁边走,

就这样走了大约有两三公里的路吧,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小何知道靠这种速度走下去再过一会人家发现他失踪后过来追击的话不费事就能逮住他,毕竟他的腿是跑不过摩托车发动机的。小何知道就他这样的被
逮回去肯定是必死无疑。[续:]夜里,所有的兵都睡了,只留下两个人值班放哨,

值班的人都在村南边的路口处站岗,村北雷区那里没有,小何悄悄地起来,摸到手枪插在腰上,又悄悄地走到连长的床铺前把连长的挂着的衣服拿下来,在里面摸到了一叠钱。打牌时小何就注意到连长钱赢的最多,而且钱就放在军装口袋里。小何把钱放进自己口袋后又从连长的枪套里摸出了第二把手枪和两个弹夹。桌上放着半只吃剩的鸡,小何也悄悄的拿了起来。

在一片鼾声中小何推开了门,悄悄地向村北跑去 很快他就到了村北,沿着自己队伍扫过的雷区走了一段,这时候已经到了尚未清扫的区域,小何折了根树棍一边小心翼翼的在地上戳着一边慢慢地走着,树棍碰到硬的东西他就让开,从旁边走,就这样走了大约有两三公里的路吧,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小何知道靠这种速度走下去再过一会人家发现他失踪后过来追击的话不费事就能逮住他,毕竟他的腿是跑不过摩托车发动机的。小何知道就他这样的被逮回去肯定是必死无疑。[续:]想到这里他心一横,去尼玛的,横竖都是死,老子也别这样了


干脆跑吧,运气好的话跑过雷区人家不敢追他就有活路了。于是他扔掉棍子开始狂奔起来。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一路跑的磕磕绊绊的
居然没踩到一颗地雷,小何终于在天亮的时候跑到了山上。根据太阳的位置小何判断出了北部在哪里,然后开始一路向北逃去[续:]想到这里他心一横,


去尼玛的,横竖都是死,老子也别这样了,干脆跑吧,运气好的话跑过雷区人家不敢追他就有活路了。于是他扔掉棍子开始狂奔起来。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一路跑的磕磕绊绊的居然没踩到一颗地雷,小何终于在天亮的时候跑到了山上。根据太阳的位置小何判断出了北部在哪里,然后开始一路向北逃去


金色的阳光撒在这个满身疮痍披着破军装的人的身上,他脚上那双军队发给的高腰解放鞋早就破开了几个大口子,一路上小石子掉进去杠的脚生疼,这时已经顾不了了,这种疼相比逼单房里的折磨和被地雷炸死来说连屁都不算了。偶尔有几辆摩托车驶过他身边,他大老远的听到声音就躲在草丛里一动不动,还好只是些农民骑车路过,并不是来追他的追兵。也许是害怕被地雷炸死,也许是排雷任务繁重,不值得再分出人马来追他了,反正他这一路没碰上追兵。[续:]金色的阳光撒在这个满身疮痍披着破军装的人的身上,他脚上那双军队发给的高腰解放鞋早就破开了几个大口子,一路上小石子掉进去杠的脚生疼,这时已经顾不了了,这种疼相比逼单房里的折磨和


被地雷炸死来说连屁都不算了。偶尔有几辆摩托车驶过他身边,他大老远的听到声音就躲在草丛里一动不动,还好只是些农民骑车路过,并不是来追他的追兵。也许是害怕被地雷炸死,也许是排雷任务繁重,不值得再分出人马来追他了,

反正他这一路没碰上追兵。[续:]中午时分,在盘山公路边他发现了一个小旅馆,旅馆门面上的中文字告诉他这是华侨开的旅馆。小何此时口渴难忍,这傻逼出来时摸人家半只鸡,咋就没想到去摸人家个水壶呢?小何进旅馆想要点水喝?华人老板是个老头,家里的青壮年早就跑中国去避难了,留个老头舍不得产业留在这里看店。老头人还不错,给小何水和米饭吃,

最后小何给老板钱老板也不要。小何又从老板那里要了几件衣服和鞋子,最后在厨房里把自己的迷彩服烧掉。老板告诉小何沿着山路还要再翻两座山就可以到中国境内了。要是平时可以找辆摩托车用很低的价格就小何送走,但现在青壮年都跑光了,想找车也不容易。他劝小何下午不要再走了,白天路上会有叛军,还有当地的黑帮乘乱抢劫。小何不如在他那里休息一下,晚上再走。[
中午时分,在盘山公路边他发现了一个小旅馆,

旅馆门面上的中文字告诉他这是华侨开的旅馆。小何此时口渴难忍,这傻逼出来时摸人家半只
鸡,咋就没想到去摸人家个水壶呢?小何进旅馆想要点水喝?华人老板是个老头,家里的青壮年早就跑中国去避难了,留个老头舍不得产业留在这里看店。老头人还不错,给小何水和米饭吃,最后小何给老板钱老板也不要。

小何又从老板那里要了几件衣服和鞋子,最后在厨房里把自己的迷彩服烧掉。老板告诉小何沿着山路还要再翻两座山就可以到中国境内了。要是平时可以找辆摩托车用很低的价格就小何送走,但现在青壮年都跑光了,想找车也不容易。他劝小何下午不要再走了,白天路上会有叛军,还有当地的黑帮乘乱抢劫。小何不如在他那里休息一下,晚上再走。[续:]在老华侨的旅馆里小何休息到了晚上,老华侨送给他两包饼干,小何把100块钱递给老华侨作为答谢,老华侨说什么也不肯要,

千恩万谢地别过老华侨后小何又开始上路了。这时身后已经可以听到断断续续的枪声和爆炸声从远处飘来了。不知道是哪里又交火了。天开始下雨了,路也变得越来越难走。走了快一夜小何浑身和落汤鸡差不多,回头看看也没走多少路。 天亮了,一身泥水的小何已经疲惫到了极点。这时迎面来了一辆摩托车,

车上拖的全是甘蔗和蔬菜,小何知道这是当地农民准备去山下的小镇里卖菜的。他决定抢这辆车,多少天了,受到
的苦难看到的种种人间悲剧已经将小何的良知掩埋了,他现在只想着快点回国,别的什么也顾不了了。治安局的警察说的对,

这里杀人就和杀鸡差不多。管不了啦 小何从腰里抽出手枪站在路中间。摩托车看到这个情况吓的停下来掉头想走。小何举起枪对着天空猛扣板机,一口气打光了一个弹匣的子弹。摩托车吓的不敢走了。小何冲过去拿另一支枪顶着司机。司机是个50多岁的缅甸农民,个子矮矮的,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
小何上去一推,司机从车上跌落下来一边跪着磕头一边把口袋都翻了开来,

口袋里什么都没有,他以为小何是要抢钱的黑帮。小何摇摇头,指了指车上的物品,司机急忙把甘蔗卸下来,小何还是摇头。司机不知所措的看着小何,小何让司机到10米远的一棵树下蹲着,然后他解开摩托车上的所有蔬菜扔一边,一脚跨上摩托车想骑着走。

在老华侨的旅馆里小何休息到了晚上,老华侨送给他两包饼干,小何把100块钱递给老华侨作为答谢,老华侨说什么也不肯要,

千恩万谢地别过老华侨后小何又开始上路了。这时身后已经可以听到断断续续的枪声和爆炸声从远处飘来了。不知道是哪里又交火了。天开始下雨了,路也变得越来越难走。走了快一夜小何浑身和落汤鸡差不多,回头看看也没
走多少路。 天亮了,一身泥水的小何已经疲惫到了极点。这时迎面来了一辆摩托车,车上拖的全是甘蔗和蔬菜,小何知道这是当地农民准备去山下的小镇里卖菜的。他决定抢这辆车,多少天了,受到的苦难看到的种种人间悲剧已经将小何的良知掩埋了,

他现在只想着快点回国,别的什么也顾不了了。治安局的警察说的对,这里杀人就和杀鸡差不多。管不了啦 小何从腰里抽出手枪站在路中间。摩托车看到这个情况吓的停下来掉头想走。小何举起枪对着天空猛扣板机,一口气打光了一个弹匣的子弹。摩托车吓的不敢走了。小何冲过去拿另一支枪顶着司机。司机是个50多岁的缅甸农民,个子矮矮的,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

小何上去一推,司机从车上跌落下来一边跪着磕头一边把口袋都翻了开来,口袋里什么都没有,他以为小何是要抢钱的黑帮。小何摇摇头,指了指车上的物品,司机急忙把甘蔗卸下来,小何还是摇头。司机不知所措的看着小何,小何让司机到10米远的一棵树下蹲着,然后他解开摩托车上的所有蔬菜扔一边,一脚跨上摩托车想骑着走。[续:]司机这时总算明白了小何不是想抢钱和货而是想抢车,对于年收入只有两三千的缅北农民来说一辆摩托车那绝对就是奢侈品,也是一家人做生意和运货的交
通工具。看着小何抢到手的车,这个农民心疼的抱着头在那哭,但又不敢说话,因为小何手上拿着枪。

司机这时总算明白了小何不是想抢钱和货而是想抢车,对于年收入只有两三千的缅北农民来说一辆摩托车那绝对就是奢侈品,也是一家人做生意和运货的交通工具。看着小何抢到手的车,这个农民心疼的抱着头在那哭,但又不敢说话,因为小何手上拿着枪。

小何跨上摩托想走,回头看了看蹲在那哭的农民,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愧疚,这个农民岁数和自己父亲差不多大了,


自己这都是在干什么啊。但这一闪而过的愧疚很快就被能活着回国的想法冲淡了。 可惜小何犯了一个错误,他以为摩托车只要一拉车把上的油门就可以开动了,那是国内市区里跑的踏板式自动无极变速的摩托车,

这里上上下下全是山路,这里农民买的车都是有离合器挂档的摩托车,从来没骑过挂档车的小何折腾了半天也启动不了这车。那个农民也惊恐的看着小何,他大概也奇怪你不会骑干嘛要抢啊?无奈下小何朝那个农民挥挥手,农民抖抖地跑过去。小何告诉他你骑车我坐后面,带我去边境。

农民摇摇头表示听不懂。 小何无奈只好折树枝在地上写下了大大的两个字“中国”!小何知道当地一些缅甸人虽然不会说普通话,但因为街头
店面,媒体报纸什么的都是中文,所以简单的中文汉字这些人还是多少能认识点的。小何跨上摩托想走,回头看了看蹲在那哭的农民,

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愧疚,这个农民岁数和自己父亲差不多大了,自己这都是在干什么啊。但这一闪而过的愧疚很快就被能活着回国的想法冲淡了。 可惜小何犯了一个错误,他以为摩托车只要一拉车把上的油门就可以开动了,那是国内市区里跑的踏板式自动无极变速的摩托车,这里上上下下全是山路,

这里农民买的车都是有离合器挂档的摩托车,从来没骑过挂档车的小何折腾了半天也启动不了这车。那个农民也惊恐的看着小何,

他大概也奇怪你不会骑干嘛要抢啊?无奈下小何朝那个农民挥挥手,农民抖抖地跑过去。小何告诉他你骑车我坐后面,带我去边境。农民摇摇头表示听不懂。 小何无奈只好折树枝在地上写下了大大的两个字“中国”!小何知道当地一些缅甸人虽然不会说普通话,

但因为街头店面,媒体报纸什么的都是中文,所以简单的中文汉字这些人还是多少能认识点的。

果然那个农民看见这两个字直点头,表示懂了,并且还读了出来,小何又在中国两个字下面划一个箭头,然后指指摩托车,又指指自己和司机。那个农民司机立刻表示懂了,骑上车,让小何坐
在后面,然后用手比划着方向,叽里咕噜的对小何说什么,小何没听懂,只是挥挥手让他快出发。农民又指指地上的甘蔗和蔬菜。


小何以为他还要把货放上去,连忙摇头说不行。农民哀求的指指旁边的树丛,眼巴巴的看着小何。小何明白了,他是想把蔬菜和甘蔗在树丛里藏好,等送完小何再回来取,时间不等人了。小何从口袋里拿出一百块塞进那人的口袋,让他快走。农民也不要菜了,带着小何向中缅边界飞奔而去[续:]果然那个农民看见这两个字直点头,表示懂了,

并且还读了出来,小何又在中国两个字下面划一个箭头,然后指指摩托车,又指指自己和司机。那个农民司机立刻表示懂了,骑上车,让小何坐在后面,然后用手比划着方向,叽里咕噜的对小何说什么,小何没听懂,
只是挥挥手让他快出发。农民又指指地上的甘蔗和蔬菜。小何以为他还要把货放上去,连忙摇头说不行。农民哀求的指指旁边的树丛,眼巴巴的看着小何。

小何明白了,他是想把蔬菜和甘蔗在树丛里藏好,等送完小何再回来取,时间不等人了。小何从口袋里拿出一百块塞进那人的口袋,让他快走。农民也不要菜了,带着小何向中缅边界飞奔而去[续:]绕过一圈圈泥泞的山路,到下午的时候摩托车把小何送到了离边界不远的一个山梁上。司机
停下来用手指山对面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对小何说:你,那里,

中国。我,回家,可以了。 小何下车透过一边香蕉树林隐隐约约的看见山对面的房子里正冒出缕缕炊烟。那就是我要回去的地方。天啊,我回来了,我可以回家了。[续:]绕过一圈圈泥泞的山路,到下午的时候摩托车把小何送到了离边界不远的一个山梁上。司机停下来用手指山对面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对小何说:你,那里,中国。

我,回家,可以了。 小何下车透过一边香蕉树林隐隐约约的看见山对面的房子里正冒出缕缕炊烟。那就是我要回去的地方。天啊,我回来了,我可以回家了。

摩托车在把小何放下后就跑的没影了,小何也顾不上了。一路蹒跚的走到边境,绕过破碎的铁丝网,小何回到了中国界内。

跨过铁丝网的一瞬间小何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坐也坐不住了,最后躺在哪里,看着天哇哇的痛哭起来。哭着哭着他睡着了。荒郊野外的到处是蚊虫,又潮湿又寒冷,没铺没盖的他居然睡着了。

后来他告诉我这是他入缅甸一个多月快两个月来睡的最香的一觉。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远处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小何条件反射似的赶紧趴在草丛里。等声音近了小何才发现是一队武警边防的巡逻队。小何把手枪用力扔进缅甸境内,

然后把衣服全部扒光,只穿那条从山东过来就一直没换过的内裤,高举着双手从树林里出来。武警一起吃惊的看着这个人,他一边走一边说:我是中国人,我被人绑架到缅甸跑出来了,我身上没有毒品和武器,救命啊!…………[续:]摩托车在把小何放下后就跑的没影了,小何也顾不上了。一路蹒跚的走到边境,绕过破碎的铁丝网,小何回到了中国界内。

跨过铁丝网的一瞬间小何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坐也坐不住了,最后躺在哪里,看着天哇哇的痛哭起来。哭着哭着他睡着了。荒郊野外的到处是蚊虫,又潮湿又寒冷,没铺没盖的他居然睡着了。后来他告诉我这是他入缅甸一个多月快两个月来睡的最香的一觉。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远处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小何条件反射似的赶紧趴在草丛里。等声音近了小何才发现是一队武警边防的巡逻队。小何把手枪用力扔进缅甸境内,然后把衣服全部扒光,只穿那条从山东过来就一直没换过的内裤,高举着双手从树林里出来。


武警一起吃惊的看着这个人,他一边走一边说:我是中国人,我被人绑架到缅甸跑出来了,我身上没有毒品和武器,救命啊!…………[续:]小何因为非法越境被判拘留5天,拘留期满了后他被当地收容站收容并且联系家人。等他父母风尘仆
仆的来到收容站接他回家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出门前的壮小伙瘦了一大圈,浑身上下都是伤口。家人见面抱头痛哭,一场因为赌博造成的生死剧也至此划上了句号。

2015年春节过后,小何在济南找到了一份送快递的工作,后来又找到了一份夜里去人家超市值班的工作,他目前是白天送快递,晚上在超市里值班看店顺便睡觉,一个月下来收入大概有个七八千左右。我说他别一次打两份工,很累的。他说没事,晚上看店值班正好睡觉,把房租也省了。

我问他这么玩命挣钱是不是想找老婆存老婆本啊?他说哪有,就想先存点钱把以前欠亲戚和战友的债都还清。找老婆的事等以后再说吧。 我开玩笑的问他还会再去赌博吗?他沉默了半天从qq里发了一句话给我:赌博埋葬过去,奋斗创造未来! 我知道他永远不会赌了,因为他开始知道存钱还债了。


他已经变成一个人了,一个成熟的人了![续:]小何因为非法越境被判拘留5天,拘留期满了后他被当地收容站收容并且联系家人。等他父母风尘仆仆的来到收容站接他回家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出门前的壮小伙瘦了一大圈,浑身上下都是伤口。家人见面抱头痛哭,一场因为赌博造成的生死剧也至此划上了句号。


2015年春节过后,小何在济南
找到了一份送快递的工作,后来又找到了一份夜里去人家超市值班的工作,他目前是白天送快递,晚上在超市里值班看店顺便睡觉,一个月下来收入大概有个七八千左右。我说他别一次打两份工,很累的。他说没事,晚上看店值班正好睡觉,把房租也省了。

我问他这么玩命挣钱是不是想找老婆存老婆本啊?他说哪有,就想先存点钱把以前欠亲戚和战友的债都还清。找老婆的事等以后再说吧。 我开玩笑的问他还会再去赌博吗?他沉默了半天从qq里发了一句话给我:赌博埋葬过去,奋斗创造未来!

我知道他永远不会赌了,因为他开始知道存钱还债了。他已经变成一个人了,一个成熟的人了!故事就说到这里,希望各位引以为戒,远离赌博~~
首页:记录:: 最惠 帮帮::双网::彩版::留言

爱意:www.a1a1a1a1a1.top16--19

港彩: ICP证:0 8 2-00059529153 号
報時::15:22:46粤ICP备:15899966